我都混到吃泡面了,我还是在乎健康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我都混到吃泡面了,我还在乎健康?”

前些天,专家说用纸碗吃泡面不健康的段子火了一阵,我还跟着在朋友面前学了几次,被骂了一顿智障。跟着念叨完,仔细想才发现不对劲。人还是别活得太消极,哪怕混到吃泡面又如何。

人生总有不得不吃泡面的日子,因为贫穷、忙碌、情绪低落……但终究要想尽办法对自己好一些,比如,今晚的这碗泡面。

——深夜君

 

 – 正文 –

四月的北京,突然下了一场一冬都不曾有的雪,刚刚盛开的玉兰来不及傲娇,被打落了一地花瓣。阿哲演唱会散场,风刮得紧,走在灯影昏黄的西单大街上,不停地加快脚步。喜欢了阿哲二十年,从每首歌每个音符每句歌词的熟悉和悸动,到如今激情不在、唯留余念。尽管如此,黄牛加价到爆,也单身赴会,不留遗憾。

走出地铁,突然很想吃面,而且是方便面,遂从快捷超市买了一包康师傅。到家,小豆子已经准备入睡,赶紧哄上床,好开始我的面条之旅。开锅,放入一颗切碎的西红柿,一把菜叶,同时面饼和粉料包也入锅;再开时,磕入一枚鸡蛋,并立即用筷子搅动,散成蛋花。待面条断生、还带着波纹状时,便可关火。

取出一只大碗,挤入油料包,面条连汤盛入,不多不少,刚刚好一碗。用筷子将碗底的油料搅动,红油浮上汤面,西红柿的红、菜叶的绿、鸡蛋碎的黄;还有,在这取、挤、盛的功夫,面条会略微更软,一碗倍受宠爱的面,刚刚好温暖了我的胃。

吃着面,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思绪渐远。小学时,父母都得按点上下班,方便面成了日常接应的必备品,那个时候最有名的牌子是“华丰”,广告词到现在都记得“食华丰 路路通”。

最初,没有人教怎么煮、全靠自己瞎整,我把波纹都能煮直了,面条软的连没牙的老头儿都能吃,当然,也确实不怎么好吃。煮面的工具也很奇葩,天然气、煤气灶的都不要想,一个酒精炉,跟咱们现在饭店里干锅花菜下边的那个一样,倒上半盒酒精就可以“做饭”了,余了的酒精要用湿布扑灭。直到表姐来我家玩,才知道,哦,方便面是弯着样儿的好吃啊。

在一次又一次的煮面实验中,我也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style:搭配西红柿、绿菜叶、蛋花三样食材——至多有库存时再甩入一根火腿肠,不用更多,也不要再少,汤头浸过面条就好。品牌也从华丰变为康师傅,面条更为筋道,料包更为浓香。那个年代,尤其寒暑假,方便面陪我渡过了多个日子;填饱了肚子,可以继续功课,可以出门撒野。

在这吃面的日子中,我也一天天长大,学会了付出和关心。爸爸夜班回来的时候,我会煮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红黄绿相间的方便面,看着爸爸呼噜呼噜吃下,顿觉厨艺有了回报!

毕业奔赴北京,交了男友,也倾囊付出,待他下了夜班时,也会奔去给煮面。稍坐片刻,一碗喷香的面条端上时,有否眼睛都溢满温暖?填饱的是胃,温暖的是心。那方便面里有菜有蛋,便捷的同时她想搭出最好的营养,那面软硬适中,汤头刚好,她想把累积了十多年的厨艺精华都给你,给你。后来,男友变为老公,成家立业,方便面吃的越来越少。可是隔三差五时,想不出吃什么早点时,不知怎么总会想起方便面,也所以我家的橱柜里总存着一包。

可是,当日子越过越好时,一碗面的小确幸却越来越少。就像《爱情呼叫转移》里演的,徐峥的老婆只知道做炸酱面,吃腻了徐峥,于是他奔去花花世界,寻找新的爱人。可是当追寻一圈回到原点,想再吃一碗炸酱面时,那个人已经离去。又像极了王尔德说的话“人世间两大痛苦之事,得不到的和得到的”。

今天,在这个物质欲望横流的社会,在这个寒冷的夜,为什么想要吃一碗面?当刚刚经历过风的寒、经历过夜的黑、经历过情的薄,人生最美的旅程不就是回家么?此时摁下门铃,当熟悉的面孔为你打开家的门,氤氤的暖气流动,家的气息扑面而来时,有否觉得心一下子安定?我不是饿了,只是想要一份温暖,面的温暖和你的温暖,可是亲爱的你在哪里?你可知为你洗手做汤羹的人已经远去,为你用心煮面的人已经心冷,当你回去冰锅冷灶时会否想起一个曾经生命中的女子(虽然他已为你生了孩子)?但是,一切都将渐行渐远,byebye,我的红黄绿方便面会随我进入下一段旅程。

文 /  慧

图片 / 慧、百度图片

BGM / 爱情呼叫转移 – 陈奕迅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这是野菜界的“异形”,别名叫“你瞅啥”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我最喜欢的一类吃货,是懂乡土的那种。四季有点什么变化,土里对应的会冒出什么来,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这种逼真不是随意能装的,韩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今天韩磊带来的“刺老包”,想必不少人都未曾听闻。虎阳刺、刺龙柏、刺龙芽……这种野菜换再多名字,都离不开那种发狠的气质。可就是这样的野菜,也有它迷人的地方。

——深夜君

 

 – 正文 –

吾乡有野菜,名为“刺老包”者,清明前后当季。农人摘了,摆在菜市场卖。主妇买回家焯透漂净,炒肉亦可凉拌亦可,白水煮来打蘸水吃也行,是充满野趣的应季小菜。

此物学名楤木,五加科植物。楤字song音,三声。《康熙字典》对这个字的解释特别简单:同棇。棇字二音,cong一声,意思是“尖头担”,念作song时专指楤木。不是什么稀有物种,在中国广大地面上,从南到北都有。

因其普遍,各地也给它取了许多不同的俗名:虎阳刺、刺嫩芽、刺龙柏、刺龙芽、刺树椿……包括刺老包在内,顾名思义,一副“你瞅啥”的样子,不太好惹。如果你到山上去看,或高或矮,树皮上硬刺横生,几无可下手处。

楤木根、茎均可入药。《本草纲目》载:“今山中亦有之。树顶丛生叶,山人采食,谓之鹊不踏,以其多刺而无枝故也”。《渔矶漫钞》云,“滇南有树,名「鹊不停」者,枳棘槎丫,群鸟皆避去不敢下,惟鴞之交也则栖止而萃其上。”坊间转抄引用时,通常到此为止。原文接着是“精溢于树,乃生瘤”,中国人精通臆想生物学,于此可见一斑。再往后头的描述,污得很,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看。

鸮是猫头鹰,食物以肉类为主,刺老包非其所好。倒是惯于从自然中寻找食物的中国人,避开枝干上的尖刺,直奔可食用部分:嫩芽。第一个发现它能吃且好吃的人,必是饿慌了,因为即便是嫩芽,看上去也面目狰狞,仿如来自侏罗纪的异形。试得多了,就知道苞壳紫红者更加爽嫩,白色苞壳的最好弃之不用。

吃刺老包的地方很多,各地都拿它当独家。其实很多山野菜都这样。曾经听说某地特产“簕菜”,又好吃又清热,是食疗两宜的圣品。专门驱车二百公里跑去吃,做成一大盆清汤端上来,兴冲冲挾一大筷子,才发现就是老家常见的刺五加。可见敝帚自珍,各地皆然。

刺老包吃起来微苦清香,性凉,体虚胃寒的人不敢过量,容易导致腹泻。最佳吃法是,剥掉剥壳,取芽叶部分白水焯透,打一个蒜蓉糊辣蘸水,下豌豆火腿焖饭。记得将近三十年以前,骑单车去农村同学家玩,吃到拉肚子吊盐水,躺在病床上,犹自念念不忘“明年再去”。

如今城里人吃腻大棚蔬菜,追求有机健康,刺老包身价扶摇直上,据说最金贵时能卖到数十元一公斤。头脑机灵者尝试人工种植,居然成功,带领乡民共同致富云云。

文 /  韩磊

图片 / 关河纤夫、百度图片

BGM / 往事只能回味 – 好妹妹乐队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我的乡情,都在一碗鱼粉里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今天我在深圳走了一天,许久没回来的城市看起来有些陌生了。在的士上司机跟我说,深圳啊,就是各种mall啊。这句话,其实就是当初我离开深圳的理由。

这是深圳最“可悲”的地方,有时候我想,每一个深圳人,回忆起故乡的时候是什么味道,这里的味蕾仿佛是空白的,什么味道都往这里钻,但终究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你呢,你故乡一直缠绕着你的味道是什么呢?今天给你带来的故事,关于乡愁的味道。

——深夜君

 

 – 正文 –

清晨,你拖着还未彻底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身躯出来觅食,步履拖沓、茫然四顾间,一间小店突然吸引住了你的目光。

小店看得出已经有些年头,门面不大,装修也极普通,门口竖立着一块招牌,两个大大的红底白字“鱼粉”,分外醒目。灶台上,汤锅冒着热腾腾的蒸汽;案板上,铮亮的不锈钢碗一字排开;一旁摆得整整齐齐的大碗里,装着琳琅满目的各色码子和小咸菜。

店里坐满了食客,老板和老板娘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你看着,脚步不由自主就向着老板走去,扬声说:“老板,下碗粉!”老板娘脆生生地答应着,一面迅速抓起一团米粉放进漏勺,烫粉、沥水、淋高汤、加粉码,一碗香气扑鼻的米粉转眼就端到你面前。

当然,如果你要的是鱼粉,就需要耐心地等待一会儿了。鱼粉是现煮的,由老板亲自掌勺。旺火热油,爆香葱姜小米辣,下鱼片、冬瓜片迅速翻炒几下,再加上一瓢汤。蓝色的火舌欢快地舔着锅底,很快,锅内便“咕嘟咕嘟”地翻滚起来,汤汁渐渐变成浓稠的乳白色。

“您的鱼粉!小心烫哎!”

终于,你期盼中的美味出锅了:纤细的米粉浸泡在乳白的汤汁里;上边铺满洁白如玉的鱼肉、半透明的碧色冬瓜;嫩黄的姜片、鲜红的米椒碎、翠绿的葱花点缀其上。你食指大动,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筷。滚烫的米粉饱吸了鱼汤,分外鲜香,一口下去,口腔里残留着微辣的余韵,恰到好处地刺激着你猛然苏醒的味蕾。

当然,如果你食量足够大,还可以去隔壁炸油条的小摊去买根刚出锅的油条,油条跟汤粉是一对天生的好搭档。你大快朵颐着,米粉的柔韧、鱼肉的嫩滑、冬瓜的绵软、鱼汤的鲜辣、油条的酥脆,在你的唇齿间依次绽放。很快,你浑身都觉得热气腾腾,脑门上沁出汗珠,先前的萎靡一扫而光,顿觉元气满满。

在我的家乡衡阳县城,你总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到这样的粉店,它们随意散布在大街小巷,成为这座小城特有的标志。有多少远道而归的家乡游子,必到楼下的粉店吃上一回鱼粉,回家的感觉才算完整。

我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郴州,“栖凤渡鱼粉”大概有资格被称为最具特色的小吃代表了。这种鱼粉和我家乡的鱼粉却完全风格迥异,我并不太能欣赏其过分浓烈的味道,但地道的郴州人,一说起“栖凤渡鱼粉”,却都会下意识地咂嘴,一股浓浓的鱼香和辛辣味顿时在心中回味起来。那一碗色泽和滋味都分外浓艳的鱼粉,怕也是许多远离家乡的郴州游子们魂牵梦绕的味道吧。

《舌尖上的中国》中说,食物是故乡的密码,它和方言、地理性格、风俗礼仪一样,是我们随身携带的、小规模的故乡。

想起汪曾祺老先生的《故乡的食物》,他说,我很想喝一碗咸菜茨菰汤。我想念家乡的雪。

我很想来一碗家乡的鱼粉。我想念家乡的味道。

文 /  诺水陵

图片 / 百度图片

BGM / ヤキモチ – 高橋優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友人,就是吃多少散伙饭都不会散的人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这篇文章发布的时候,我应该在一个酒局上,主题是高中的同学求婚。时隔几年坐下来,一群人的关系变得无比复杂,分了手的前男友女友,今日的同事或者竞对。我看着邀约的名单,写这段前言的时候,是想象不出,场面会是如何的。

友人这样的词,其实不是认识或者共渡一段时光就能算得上的。人生有很多事情,与时间空间无关,友情二字也是。

今天,深夜君带来一段故事,关于友人的世界,总有些人,是无论遇见什么事都不会走散的吧。

——深夜君

 

 – 正文 –

难得公众假日,买了半只烤鸡,拌个五颜六色的沙拉碗,摆个三四种的酱料。咖啡冲好的那一刻,烤鸡滚烫的白烟也恰在灶台间满溢。香料的特殊气味夹杂着饱满多汁的鸡肉薰得人心神晕醉,恍惚间凛冬的将至也变得不那么笃定和叹喟。

可张开嘴时就愣住了,因为我下意识地是要说,“过来看,这鸡肉看起来就开胃”。

而停住的原因是意识到,身边无人,我也早不在昨日之位。我要说的那人,是固执的我为数不多能坦然称之为“友人”的其中一个人。

她虚长我两岁,学文学的,形容起食材、制法与味道来,不仅头头是道、首尾皆赋,且语言凝练勾人,三言两语便可将店子特点、菜肴精粹与尝鲜关注说明,更难得的是,在品尝食物时,我们的交流也完全在一个维度上。

“这里面放了蒜水儿”、“这个花椒油是自己炼的,你看这个花椒的状态”、“吃进去味道好像都一样,但余味就能吃到那种爽脆的青笋香,太过瘾”、“这个挂浆是提前调过味的,不沾酱已经很好吃”……如此的交流从未断绝,说“吃友”,似也不为过。

当她知晓我即将远渡重洋,便从我离开的一个月前就不断问我,“几时料理清楚事情,我俩吃个饭”。我几次说,不必勉强,毕竟她也保送了研究生,见导师、忙安顿等,也极忙碌,她却一直咬定了要吃。“匆忙点也无所谓。这一餐意义不一样的”。

还好,在启程归家真正收捡的前一刻,终于算是成了行——我是晚上的飞机,我俩中午吃那一餐饭。而地点,是她喊了近一年,要带我去吃的,她觉得最好吃的肉蟹煲。

“他们家的肉蟹煲好吃还量大,据说一般三个人才能吃下一份小锅的。我们肯定吃得下吧,我们的食量啊,哈哈哈!”

我们抢到中午前进店,她又动身去附近帮我买奶茶来,“解辣,过瘾,哦,也必须带奶盖的,加波霸嚼着一起也很有意思!”

吃法还是那么有趣,却也头头是道的。到底是你呐。我这一次也这样想。

而我似乎保持这个感慨,也是好多年了。

热气腾腾的肉蟹煲上来的时候, 只见得整只整只的螃蟹,砍碎成身体、钳子和爪子,配上蒜泥、姜末、洋葱碎儿、花椒、干辣椒……一条条蟹腿在黄澄澄亮闪闪的汤汁里泾渭分明地错落其间,油亮金黄的色泽衬得其下方那一汪红灿灿的辣椒油愈发的勾人。

不需客气,直接上手,抓一大块连壳带肉嚼到嘴里去,敲得酥烂的蟹壳中柔软的蟹肉毫无悬念地入嘴,蒜香、姜辛、辣椒冲、洋葱甜、蟹肉鲜,也早都已经融入其中,哪怕是因为怕胖而捋掉了部分红油,其滋味依旧浓墨重彩;油色看似红亮,却并不辣人,倒反有股甜甜的滋味。

这当然不只是调料的舞蹈,还有油与火的功劳。整个过程肉蟹煲下方都有微微的小火在加热,汤汁始终沸腾,一只只一件件的螃蟹或其部件,亦都一直饱满得烫手。我们一口奶茶、一口螃蟹,一边直呼好辣好烫要休息,一边仍乐此不疲地辗转于两手的冰与火之中,仿佛我们并不是在吃什么散伙饭,不过是抢注闲时碰头共餐的一对小伙伴。

我们一路在聊,她说她多么喜欢未来导师,平素本科期间就对他怎样尊敬,而我便说传闻中的澳洲,什么天蓝地净袋鼠考拉,反正都是听来的,在那时,我也未真能见。

到了肉蟹煲要全部见底、奶茶也即将被喝得干干净净的时候,她忽然开口问我:“你什么时候还回来呀?”

我楞了一下,而我发觉,自己脑子里没有答案。

这也许也是我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迎着她期待的眼神,我却只能支支吾吾,半推半就地说道:“呃……看情况吧。”她倒是没再细问,我们仍旧啃着蟹腿蟹钳,但默默地都不再谈话。

临出门的时候,我拉住了她。“等一下。”我指了指店门旁边的两个颇具江湖风格的黄底红边竖旗,分在白色粗立柱的左右两边摆着。那旗上左右各写了四个大字,一是“江湖一别”,二是“后会无期”。

“我拍个照。”我点亮了手机。

她只是笑了笑:“很应景的两句话啊。”

即便我们当然都不会希望后会无期,可我也的的确确,自从离开之后,都一直没有机会能回到那里,目前,也没再能见她一面。我们各自忙碌,所有的聊天和接触,都是朋友圈的艾特和点赞,却一直也未像过去一批又一批茶凉的长居客那般人走音断。

“你知道吗,那家日料店的老板又更新菜单了,等你回来,我们再一起去创纪录啊?”

“我今天去了那家以前跟你说过的店,真的很不错,肉很新鲜,汤特别好喝,我觉得你肯定喜欢。你回来了我带你去吃。”

“唉,可惜你不在,附近开了一家有名的火锅,据说汤底很正,我们上次吃九宫格是两年前了吧?”

“我今天路过一家烧烤店,我就想起你了,不知道为什么。”

而我在偷得半日清闲、看着眼前这半盘刚出锅的澳式香料烤鸡,还有这一烟未减、袅袅曳曳的浓褐色苦液,心中第一个泛起的名字,也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她。

我想,也许我该拿起手机装模作样地摆拍一张看起来非常有逼格的照片,一反常态地用一下黄油相机或VISCO之类的滤镜APP,给她发几张有毒的种草图,并伴一句:几时有空,来找我。

来找我,然后我们再一起,挽着手,哼着歌,逛吃瞎聊,畅想未来和远方。

文 /  沈尘

图片 / 百度图片

BGM / 愛してる – 高鈴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芒果最好吃的季节,是十七岁那年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中午很困,于是在回家的路上,拐进了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名叫后来的我们。电影的节奏很慢,但是奇迹的是我竟然没有睡过去,前后左右的女孩都哭得稀里哗啦的,她们的男朋友拆纸巾的声音此起彼伏。

能为这样一部慢吞吞的电影哭出来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一定也曾拥有过一段青涩而不懂事的爱,但也多半是不幸的,因为他们估摸着都成“后来的我们”了。

青春的荷尔蒙,本就是最难得的调味剂,世间找不出第二种调味剂,能如此浓烈凶猛,却又温柔无比。今天周六,是重温旧文字的时间,也是小长假来临的日子,适合怀念,适合感伤,适合一切浪费时间的情绪。

——深夜君

 

 – 正文 –

开始喜欢芒果,好像是高一那年。

那时候我们是同桌,他特别喜欢买芒果,自己吃一小半,把剩下十几个都塞到我抽屉里。小小的鸡蛋芒,剥开来果肉金黄耀眼,咬一口甜到心底。有时候我也不吃,就放在桌里,方圆几米都香味浓郁。

高二文理分科,两人教室离了很远,但是他每天会送我回家。那个冬天刚下过雪,我俩走在路上,脚下咯吱咯吱响。我如往常唠叨着这次数学又没考好,双曲线的题没做出来,十分沮丧。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一颗大芒果,剥好皮递给我,我怕冷,把手藏在兜里,他喂我一口一口吃完。路边不知谁家开窗看到了,“咳”了一声,我急了,怕邻居告诉爸妈,我俩扔下芒果疯跑。

那颗大芒香甜多汁,在纷纷扬扬的大雪里咽下,觉得身体里每个细胞都饱胀圆满。

高三的17岁生日,离高考不过一百多天。大概晚上7点的样子,他出现在教室门口,叫我出去。我没有告诉他我过生日,所以看到他时还是有甜蜜的惊讶。他把半人高的熊仔塞到我怀里,又递过来一个心形纸盒,我怕同学起哄,收下礼物后就让他走了。

回到教室,我偷偷打开盒子——惊呆了。盒子里装着十几枚大芒果,芒果上面下面都铺着厚厚的玫瑰花瓣,芒果上用巧克力写着字“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最中间的三枚芒果上写着 I?U。他知道我爱芒果,也知道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是《暖暖》。三年里,我们从未如此直白地向对方表达过爱,而他一直都比我勇敢。

我心里有很多问题要问他:大冬天的,学校旁边的水果店很少有芒果卖,他是在哪里买到那么多漂亮的大芒果的?高三的课一周上七天,每天从早上6点半上到晚上9点半,他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

总以为以后还有机会,总以为时间还很多。但高考之后,我们便天各一方,被时间的洪流冲散,这些问题也都没能问出口。

后来的生日,我收到过鲜花与名笔,但是再也没有比那十几颗芒果更贵重的礼物了。他在准备礼物的时候,大概是倾注了三年里最深的情感吧。

这些年辗转武汉、北京,春夏之交的水果摊上总是摆满芒果,我却再没有买过。还有一年夏天,我在广州看到街边的芒果树,挂满了青色的大芒果,差点就忍不住想爬上去摘一个寄给他。想想没有地址,只好作罢。

所有的“感谢”和“抱歉”都没说出口,世事已如白云苍狗。不过我依旧庆幸,有那么一个人圆了我的“少女梦”。十七岁,尝过世界上最香的芒果。

文 /  萝卜婷

图片 / 萝卜婷、百度图片

BGM / 暖暖 – 梁静茹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