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什么都好吃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记得很早前我做过一个选题,我说青春的代表之一就是饥饿感。

而饥饿感有时候,又仿佛是一种佐料,足以在一瞬间,把平淡无奇的菜,所对应的原始功能发挥到最大,也轻易的给了人很多的满足感。

今天深夜君带来一篇有趣的小文,关于好吃与饿了。

——深夜君

 

 – 正文 –

什么最好吃?厨师祖师爷之一的詹王对着隋文帝说,饿了最好吃,然后带着皇帝大街小巷的去找“饿”,等到皇帝饿的不行了,果然是啥都好吃。真正的饿,我们这辈人已经很少有经历过的,但是从困难岁月走过来的父辈祖辈们,记忆中深深烙刻着饿了的感受,孩子们不好好吃饭的时候,说饿他两顿就好的是他们,但是最舍不得孩子饿着的也是他们,或许他们才能理解所谓饿了才最好吃。

什么最好吃?孩子们说,抢着吃最好吃。在家里吃饭困难户的孩子在幼儿园却能和小伙伴比着赛着吃,对于孩子们而言,吃是任务,玩是乐趣,抢着吃就是把任务变成乐趣完成掉,当然最好吃。大孩子也一样,一帮朋友聚一起,大呼小叫,你争我抢,厌食症都可以吃得香喷喷。

什么最好吃?小时候觉得别人家的饭菜最好吃。一到饭点,捧个饭碗夹上几筷子菜,就开始满院子各门各户的转悠,这家探个头,那家伸个筷,别人家什么都好吃,就连咸菜都比家里好。奇怪的是,他们家的娃为啥总说还是我家的好呢?

什么最好吃?汪曾祺说:小时候吃的东西都是最好吃的。都说爱回忆就说明一个人开始老了,年纪大的人总爱回忆小时候的东西。小孩子味蕾密集而敏感,对味道的感知最为灵敏。小时候是每个人口味的养成时期,你的口味、喜好乃至肚子里的微生物群,都在那时候就打下基础定好型了。小时候的记忆历经岁月洗礼,留存下来的都是印象极为深刻的,而且还有回忆以及情感的美化加成。《美食总动员》里小老鼠就是用那道激起童年记忆的杂菜煲征服了苛刻的美食评论家科博先生。

什么最好吃?和他或者她一起吃。恋爱中的人,一日不见抓耳挠腮神魂颠倒,腻在一起就喜笑颜开心旷神怡。你看那些大学小情侣,我给你夹菜,你给我喂饭,暗黑料理食堂菜硬是吃出了法式大餐的浪漫和甜蜜。王菲在《天下无双》中就对梁朝伟说:“其实吃什么都无所谓,最主要是跟谁在一起吃。”

什么最好吃?离家久了才发现,最想念的还是妈妈做的饭菜。年少在家时,受不了妈妈的唠叨和千年不变的饭菜,总盼着早点离家,可以仗剑走天涯,可以追求诗和远方。真正离开家以后,那些唠叨那些饭菜和那个忙碌的背影却在记忆里越来越多的出现,就像有首歌里唱的:“妈妈做的饭是那么简单平凡,却成了多年后最难忘的味道,不管我走过了再多的地方,再没有什么比得过回忆里的味道。”那些简单平凡的饭菜里,有着最珍贵的情感和温度。

文 /  司空

图片 / 百度图片

BGM / 那时那地那一场青春 – 宋冬野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好吃的那么多,潮汕人应该都很胖吧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对于广州的美食圈,前些日子是极有意义的一天。米其林发布了广州版,这应该是米其林一次伟大的城市探索,还是一次悲剧的滑铁卢,恐怕只有时间才知道。

广州乃至整个广东,“好吃”有千百种解释,广府、客家、潮汕等,每一方水土,都自有一脉的味道。

今晚深夜君带来的故事,来自于潮汕,那个好吃到不太容易减肥的地方的故事。

——深夜君

 

 – 正文 –

《舌尖上的中国》说:“食物是故乡的密码,它和方言、地理性格、风俗礼仪一样,是我们随身携带的、小规模的故乡。”

潮汕,简称“潮”。广东省辖地,是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的统称。我所在的地方,隶属揭阳,位于榕江中游岸边,始建于北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被称为千年古镇,古名为“道江”,后来因为其东南部有个著名的云湖,湖岸边木棉树成林,盛产木棉出名而改称“棉湖”,典型的南方小镇。

 

大浪淘沙的时代,各种网红食品层出不穷,但无论风云如何变幻,市场如何冷暖,小镇的人们依然凭借着自己灵巧的手艺,将普通食材创造出精致美味的食物。总之,这是一片会享受、会生活,懂得善待自己的土地。

我这个人嘴巴很刁,吾日三省吾身:“吃什么?好吃吗?去哪吃?”几天不整点妖艳货色心里头就不舒服,唯有家乡美食在我心中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然而,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棉湖人,自18岁那年背起行囊奔向远方的牛奶和面包之后,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寥寥可数。啊~乡愁!

乡愁是一碗美味的卤猪脚饭

我在这头

蛋白质和脂肪在那头

▲ 四十年老字号,老板天性任性,生意要做生活更要过,每天只经营午市,店面位置偏僻且没有招牌,门面极小只能容纳七、八张桌子,来晚了请耐心站着排位。

 

猪脚卤香浓郁,口感Q糯、肥而不腻,米饭不是用电饭煲煮出来的,而是在锅里像煮粥一样等米熟了之后干捞起来,剩余的粥水作为例汤。脂肪的醇厚、粥水的鲜甜和米饭的谷粒感完美结合,这就是棉湖人每天的“小确幸”。

温热饱满的米粒裹上卤酱厮杀出淋漓香气,蛋白质和脂肪在唇齿间翻滚痴缠,即使吃得满头大汗也顾不得形象,全力以赴去感受那猛烈脂香!

而一碗看似清淡实则鲜香浓郁的粿条汤,更是许多远离家乡的游子们魂牵梦绕的味道。

“粿条”一词是福建闽南地区和粤东地区的叫法,对于凡是用米粉为主料,面粉、薯粉等辅料经过加工制成的食品,都称“粿”, 实际就是别的地方所称的糕,但包括的范围又不单纯是“糕”,而用米粉调成浆蒸成薄片切成条状的就叫做“粿条”,属于特色传统小吃。

粿条与河粉看起来差不多,但实际上粿条不同于河粉。因为米浆加了薯粉,所以河粉外观会透明一些,韧性强,粿条则是采用纯粹大米水磨,大火蒸成,味道会有股浓浓的米香,口感偏软。

如果非要我用一句话来区别二者,那就是“粿条就像少女的胸,河粉只能算是硅胶。” #^_^#

蚝烙是潮汕久负盛名的传统民间小食,其实也就是“蚝煎”,因为潮汕的“烙”是潮菜烹调方法中的“煎”。

蚝,又名牡蛎,在江浙以北至渤海一带的沿海地区,一般都称之为牡蛎或海蛎子;在福建沿海及台湾地区称之为蚵仔;而在两广及海南等南海水域称之为蚝。

潮汕的蚝煎之所以如此味美可口,就在于两面油煎,外酥内嫩,趁热沾上鱼露,侠气好吃!有多好吃呢?反正,不要被你的体重限制了想象……

介绍到这里,是时候轮到“压轴菜”上场。来到潮汕又怎能错过有“潮汕毒药”之美誉的生腌海鲜?!此毒药令人骑虎难下,越吃越上瘾,有时甚至会让人‘肛’肠寸断~

常见的生腌海鲜有血蚶、虾、蟹等,生腌是最大程度保留海鲜鲜味的做法,也是潮汕人喜爱的海鲜处理方法,但个人却不以为然。

比如说,一颗优秀的血蚶只需要开水略微一烫,血水丰盈、蚶肉嫩滑,无需蘸酱就能鲜到让人久久难忘,一次嗦上两斤完全洒洒碎!(Ps:这才是合格的潮汕胃。)然而,没有吃过的人一定会觉得味腥并且野蛮,若是能抛开狭隘的饮食观放胆一尝,你会发现滋味美好完全不输“初恋”。

若是你到潮汕来,答应我,请记得带上你的NG内存量的胃以及坚定不移地贯彻“扶墙进、扶墙出”的理念。

关于作者

AKI,此篇文章引用于她的公众号——大小瓶的小情怀。

带着跑步看世界的梦想和一颗不安分的心,争分夺秒地旅行,爱臭美爱拍照,努力用文字和照片记录自己的青春年华,当头发花白那天再次翻看时,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子孙后代们:你祖奶奶我以前是正妹!

文 /  AKI

图片 / AKI

BGM / 时光正好 – 郁可唯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你有米其林,我有肉夹馍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周六,照例重温旧文。近日,米其林发布广州美食指南。榜单出街,引来嘘声许多。好不好吃这种事,真的是各有所爱,不能一以概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榜单。就食肆或厨师而言,用心做出心目中那道菜,已经成功。就像作者秋水散人所言,匠心所在,就是美食的精髓。至于选哪个餐厅、哪种食物,也像马飞在《长安县》中唱的那样,“你有澎湖湾,我有长安县”,你有米其林,我有肉夹馍。

——深夜君

 

 – 正文 –

未到陕西的时候,总以为所谓“肉夹馍”,无非是大饼夹烧肉。日常又简单,没有什么复杂的烹饪技法,能有什么神奇、什么花样呢?

过来之后,才明白,陕西人对“肉夹馍”的热爱,丝毫不逊于羊肉泡馍。

单论种类,就有西府肉臊子夹馍,腊汁肉夹馍,潼关肉夹馍,还有回教牛羊肉夹馍,还有更适合平易近人的新品种——菜夹馍,蛋夹馍,辣子夹馍,土豆片夹馍。

这些还只是我亲眼所见的,可谓琳琅满目,无不可夹。

入乡随俗,嘴尝为实,西安的肉夹馍,确实好吃。选取咸阳当年的新小麦精研出的雪花白面,由老师傅三揉三和。

凭借着几十年岁月的历练,和成劲道饱满的面团,再制成饼,置于铁铛,炭烤金黄,焦香扑鼻的白吉馍就算做成了。


好的白吉馍,讲究“铁圈、虎背、菊花心”。我并不十分知道这三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想必和我们写小说所讲究的“凤头、猪肚、豹子尾”有异曲同工之妙,是恰到好处,色香具备的意思。

再说这“肉夹馍”中的肉,选地产乳猪的五花肉,五花三层,肥瘦相间。

佐以冰糖、香叶、八角、草果、丁香、蔻仁、桂皮、蒜瓣、良姜,当然烧猪肉更少不了黄酒,酱油和精盐。肉一定要在陈年老汤中用文火慢慢地熬炖,才能达到肥而不腻,瘦而不柴的品第。


好的肉夹馍,一定要现吃现夹。

之前我记得一本关于美食的古书上写,这美食从厨房出锅到餐桌食客入口,分十二个级别。刚出锅是上品,每五步便下降一个等级。这也是我至今不肯轻易吃外卖的重要原因。

美食是给人带来幸福的神物。

肉夹馍似乎做法并不难,但据说历史可以追疏到春秋战国。千年来,秦地的西北汉子们,正是依仗着这肉夹馍给他们带来的幸福,心满意足地在这片黄土地上劳动和生活。

世界上的美食,好像都有一个规律:组合越简单,做好也就越难。

比如说我爱吃的日式拉面,好的日式拉面讲究的是三位一体:汤头,面条,配料,缺一不可。好的拉面,更被称为:一面入魂。

东京米其林三星名厨,“寿司之神”小野二郎的寿司,也是我所神往的,夏天的鲑鱼,入秋的肥鲔,还有隆冬的扇贝,早春的甜虾,都可以成为每一枚“神之寿司”的主角。烘烤到韧性十足的紫菜,温热的米饭与鱼肉的搭配,浑然一体。一个好的寿司师傅制作的寿司的时候,是在雕琢艺术品。小野二郎在制作寿司的时候,仿佛在缔造生命。这大概就是他被称为寿司之神的缘故吧。

在一些国度,总可以找到这样的例子。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如一日地做一件事,做精、做细。借用日本人的说法,这称之为“匠人精神”。

很多人觉得,所谓“老字号”不过是广告噱头,限量供应也只是“饥饿营销”而已。这或许有道理,但是我想说的是,这种“匠人精神”中,似乎包含着天地间的大道。


大道至简,钻研,专一似乎是苦差事。扪心自问,我们从小到大,终其一生,有没有一直热爱的东西呢?

很多人都自称“吃货”,其实吃是种很高明的修行,不仅能获得心灵上的满足和成长,而且很美味呢。

最后还是说说我们的“肉夹馍”吧。我们中国人,其实也具有这种“匠人精神”。

小小的“肉夹馍”,外酥里嫩酥脆可口的馍,是陕西人的骨气,浓香咸鲜的烧肉,是西北人的灵魂。能进能退,刚柔并济,每一口下去,都仿佛是把十三朝的长安辉煌和说不尽的历史沧桑融入到了我们的口中、心中、魂中。

每一口“肉夹馍”的滋味,都仿佛让我看到了一位威武的大将军,“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这就是肉夹馍给我带来的最真切的感受。

中国最霸气的小吃,陕西肉夹馍,真的很好吃。

文 /  秋水散人

图片 / 来自网络

BGM / 长安县 – 马飞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赞赏所得将全给作者

肥宅爱“阔落”,食客爱阔罗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语言是很神奇的存在,不同民族之间的表述,有时候总会带来一些错位的美感。

今天深夜君带来的故事,叫“阔罗”,那是西葫芦在达斡尔语中的称呼。西葫芦有西葫芦的美妙,阔罗有阔罗的别致。但他们却实实在在的交汇到了一起。这就是在食物迷宫里徘徊和挖掘时,所能得到的奇妙快感。

——深夜君

 

 – 正文 –

当我阴沉着脸表示自己很不高兴时,奶奶会和颜悦色的望着我说“瞧你,怎么拉起‘阔罗’脸了呢。”

奶奶所讲的“阔罗”是达斡尔语中的西葫芦。东北汉族人称西葫芦为角瓜,不管是西葫芦还是角瓜,达斡尔人管这东西只叫“阔罗”。

奶奶以“阔罗”夸张地比喻我脸太长,还绿着,不好看,让人不舒服了。我冲奶奶会先翻个白眼,然后噗嗞就笑了,这个比喻会稀释我的满腔不悦。

我笑的原因是联想起西葫芦上长的斑点还真有点像我脸上的雀斑,我的脸也是同样这样的长,被不识字的长辈这样生动的比喻一下,我没法儿不笑。

我家菜园子里会种几株窝瓜,从没种过“阔罗”。汉族邻居人家的菜园子里却常会植几株西葫芦秧。

“阔罗”叶子和花与窝瓜非常接近,都是大阔叶,由根部开出浓艳的大黄花,但不同处在于,西葫芦的花像愤青,张扬个性,五片儿花瓣如五角星般伸展着,一付死也不从的倔样;而窝瓜花虽同为五片儿花瓣,瓣与瓣之间却亲密相连,花瓣外沿也没有那么梭角分明,弯着美丽而柔和的弧度,一副家合万事兴的大嫂般温和相。

妈妈从不用“阔罗”做菜佐餐,她好像对这个一经加热或放盐就流出好多水的菜无能为力,索性就不去碰它。

汉族人用西葫芦炒菜,炖汤,或者弄馅,烙盒子,包饺子,有创意的还会擦成丝,直接兑好面粉烙成一个个“角瓜丝饼”来供家人享用。传统经验都是把西葫芦擦丝后用盐煞水,被煞过水后的西葫芦虽软塌塌的,却依然有能力在馅儿里兴风做浪,常常包着包着,馅里水份就开始大起来了,小心又小心的往面皮里包馅儿,搞不好弄得手就粘起来了,由饺子边渗出的汤会弄湿手,湿手再摸面,你就去想吧……

没遇到那位老板娘之前,我所了解的西葫芦做法就这些了,没再遇到其他翻新的花样。

那位老板娘家的店铺挂着“包子城”牌牖,在诸多类馅的包子之中,西葫芦鸡蛋馅包子堪称一绝。不知他们是如何操作的,那角瓜鸡蛋馅包子,咬一口,西葫芦鲜鲜嫩嫩脆脆爽爽的呈现在你的眼前,散发着诱人的清香,根本不同于以往所吃的西葫芦馅。这时,嗓子里好像伸出了一只看不见的小手,没几口,包子就被拽到胃的深处去了。很想学着做,去厨师那里问,人家根本不予回答,说馅儿都由老板娘亲自拌,外人看不到她是如何兑料的。面案工只负责包包子。

这西葫芦鸡蛋馅竟是她的独创秘籍。我没见过这位老板娘,连她长什么样也不清楚,不认识人家却想讨要人家的独创秘籍,也是有点贪心了。

好吧,不去做让人讨厌的事情。馋西葫芦鸡蛋馅包子了吗,那就去“包子城”吃好了。

我放弃了讨要秘籍的想法,命运却偏偏给了我拥有西葫芦鸡蛋馅独家秘籍的机会。

有年春节之前,我在当地寺院住持的客房里谈事情,一位中年妇女也来找师父谈事情,从师父与她交谈的方式看,师父与她很熟,师父介绍给我说,这位是“包子城”的老板娘。会话中免不了要提到她家的包子,我巧妙的赞美西葫芦鸡蛋馅让人爱不释口,她是如何做到让那么爱出水的西葫芦保持又鲜又嫩的呢?

受到了称赞,她当然喜上眉梢,说,好弄,角瓜不用煞水,把几子皮擀得和饺子皮一样薄厚,下锅蒸五分钟就出锅。

蒸五分钟?熟得了吗?答,面熟了,馅就熟了。

如何处理西葫芦的步聚她没告诉我。我想,既然西葫芦爱出水,我就把面皮儿全部擀完,水快烧开时再往早已炒好的鸡蛋里兑新鲜的西葫芦丝,最后再拌盐。没等西葫芦出水,我会全部包完,迅速装锅了,五分钟出锅,西葫芦来不及有任何反映,就被端上餐桌了。

想好了攻略步聚,我就着手操练。首战告捷,大获全胜,蒸出的包子一点不比“包子城”做得差。从此,我家餐桌多了一项我的拿手绝活“阔罗包子”。

上网查了一下西葫芦有无食用营养,结果却让我倍受鼓舞。西葫芦维生素c多,含钙量丰富,减肥,润肤,含有干扰素诱生剂,可刺激机体产生干扰素,提高免疫力,发挥抗病毒和肿瘤的作用。在食疗方面则会消热利尿,润肺止咳,对疮毒、肾炎,肝硬化腹水等都有消肿散结的作用。

天啊!原来竟是菜中极品,怪不得我对“阔罗”情有独钟,没料到它竟暗藏如此之多的妙用!这不是要让我爱上“阔罗”了吗?

关于作者

苏华,(笔名娜迪雅)达斡尔族;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内蒙作协第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呼伦贝尔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短篇小说集《牧歌》、散文随笔集《母鹿。苏娃》,该两册书已被国家图书馆收藏。曾获内蒙古文学创作“索龙嘎”奖。单篇作品(短篇小说、散文等)被多种文本录用。短篇小说“母牛莫库沁的故事”被译成英文入选美国麦克法兰出版社出版的《民族与环境:中国少数民族女作家作品选》。

业绩被收入《内蒙古当代作家传略》《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志》《达斡尔族百科词典》《达斡尔族名人录》。

现为内蒙古莫力达瓦达瓦尔族自治旗地税局退休职工。

文 /  娜迪雅

图片 / 娜迪雅、百度图片

BGM / 历历万乡 – 陈粒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赞赏所得将全部给还原作者

如果时间重来过,请早点爱上小龙虾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刚从湖北回来没几天的我,见人就念叨这趟湖北是白去了,因为带着爸妈,考虑着他们的口味要求,小龙虾是完全擦肩而过的。

想起曾经做美食评测的专题,日均近十斤小龙虾断断续续吃了快一个多月,从此见到小龙虾就避而远之,然而这种食物,还是一次次的冲破屏幕和那段记忆的界限在召唤着我。

今晚深夜君带来的故事,便是来自湖北的小龙虾。

——深夜君

 

 – 正文 –

20年前,大概所有的湖北人都不会想到,小龙虾会在夏日的餐饮市场C位出道,有如此显赫的江湖地位,形成如此庞大的产业链。比如每年翻新高的小龙虾产量;比如八八六十四种,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吃不到小龙虾口味;还比如小龙虾专业、小龙虾大学。

但是,在20年前,在那个时候,在千湖之省的湖北,小龙虾还只是可怕的外来物种,以其极其强大的繁殖力,将本土的河虾欺凌得毫无招架之力。本地的报纸偶尔会有小豆腐块的文章,对小龙虾赤裸裸的凌霸之举痛心疾首,但是除了口诛笔伐,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对付小龙虾的办法。小龙虾们仍然在各种规格的水路里愉快地生长,天气热的时候还会越狱到陆地上。你家附近要是有个小河小沟,时不时就会遇到这些未来餐饮界的大咖在到处溜达。

当然,除了生物学上的隐忧,这些自带武器的虾子们还有更让人头疼的破坏之举。小龙虾钳大有力,又喜欢安家在堤坝的泥土中,若是几门几户,也就罢了,但是数量一旦呈量级增长,再牢固的堤坝也架不住这样的住户。尤其是98年抗洪的时候,小龙虾简直是人人喊打。有远识之人已经很有创造性地提出,可以吃了它。但是,在当时,吃小龙虾的人着实不多。家乡人民都嫌它肉少,吃起来费劲。

夏日时节,菜场里偶有卖者,也不过一两元一斤,不过猪肉价钱的十分之一,但是买者仍寥寥。更重要的原因是,小龙虾遍地都是,要是爱吃,随便哪个河沟,花个半个小时,就能钓上一桶,着实没有花钱的必要。

那时暑假,我都呆在外婆家。外婆家附近有几条小水沟,沟与沟之间有巴掌宽、手指深的小水道。我们几个孩子在水道上垒些土,从中截断,然后蹲在边上等。不一会,就会有一只接一只的小龙虾,从这边的水沟,沿着浅浅的水道,到另一边的水沟串门。到了我们人工建好的“堤坝”,小龙虾们笨得很,它们越不过来,又不知道返回,一直停在原地“思考”,或是打转。我们用夹蜂窝煤的火钳夹住,扔进桶里,很快就能收获满满。

笔者算是家乡人民中吃小龙虾的先锋。主厨是家母,做法极其土豪,头和钳子一律不要,只留下有肉的身尾,用油、葱、姜、蒜一通爆炒,虾身受热蜷曲,形成球状,就是一盘好吃到飞起的吮指虾球。

这么一盘,大约需要大半桶虾,放到现在,没个一百,肯定下不来。虾球好吃,但是前面的清洗却麻烦,得拿个小牙刷,一个个虾慢慢刷。每每我要吃,家母就备上一桶虾子,热水浇个半死,然后扔我一把快秃的牙刷,嘱我赶紧刷完。我刷过几次,实在嫌麻烦,宁可不吃,也坚决不刷,就这样,小龙虾慢慢淡出了我家的餐桌。20年后,看着满大街价格昂贵的小龙虾,再回想当年那些被我错过的野生的、膏肥肉满的小龙虾们,真有种今夕何夕,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感觉。

文 /  朱茱

图片 / 百度图片

BGM / 时光正好 – 郁可唯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