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黑鸭才不是武汉人心中的C位

我的朋友薛师傅是一个江南土著,却曾居住在武汉大名鼎鼎的万松园长达两年。离开武汉多年后,最让他念念不忘的不是小龙虾,不是游客离开时总要在高铁站、机场买上一大袋的周黑鸭,而是居民区楼下的卤味摊。

如果你来过武汉,就会发现周黑鸭的门店几乎都开在机场、地铁站一类人流量巨大的地方,并在晚上七八点陆续关门。可是武汉人的宵夜习惯向来是九点以后渐入佳境,除了撑起宵夜半边天的烧烤,卤味是最佳下酒菜。

在夜间游走于商圈以外的街巷里,不论武昌还是汉口,都不难发现一个个一米左右的手推车摊位,透着红色灯光的简陋玻璃窗里摆着的是鸭脖、鸭头、鸭胗、鸭肠、鸡爪、香肠、土豆、卤藕、腐竹、海带、毛豆、花生……种类繁多但井井有条,让选择障碍症患者当场崩溃又兴奋不已。

千万别小看这些卤味摊,他们才是武汉人心中妥妥的C位。许多卤味摊,一开就是十余年,做的都是街坊生意,凭的是自己家调配的卤料口味和对不同食材的火候掌控。鸭脖卤得入不入味,鸭肠口感是否爽脆,土豆卤的够不够软绵,统统都是是否常年购买的决定性因素。

很少有人会专程跑去另一个区域买卤味,想吃的时候都不用换睡衣,踏上拖鞋就可以溜达下楼,花十几块钱买上三两样,回家一边看剧一边吃得津津有味。你随便问一个武汉人,武汉最好吃的卤味是哪家?多半他会回答你:我楼下那家。

除了下雨、下雪这样的极端天气和过年前后,大部分卤味摊都坚守着每日出摊,每天傍晚五点半到六点,就是他们出现的时刻。第一批顾客是下班回家,顺便买上一些卤味做配菜的;八点后是一些打牙祭或是跟朋友喝点小酒的人;到了午夜十二点,库存所剩不多了,通常是被工作到深夜才下班的年轻人包圆。只有卖完了全部货品,老板才能安心推车回家。

我楼下的卤味摊是一对年轻夫妻经营,但两个人很少一起出摊,大部分时候是老板娘一个人守着摊位,另一位要在家照顾孩子。有时深夜归家,走到小区门口,看到对面的卤味摊还亮着灯,就很安心,知道生活还在平稳地继续,依然能在某个嘴馋的夜晚吃到动人的卤味。

文 / 苏淮安
图 / 苏淮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