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婆的奈良飞鸟锅

日子一直在过,兜兜转转就又到了冬天。我很喜欢冬天的寒冷,尽管我出生在夏季,顺手算过去,母亲怀我的时候差不多是九月,在我最初并没有任何感知的时候我就度过了寒冷的冬天。如果现代医学对于人类培育的理论是正确的,我的整个孕育过程中从未感知过冬天,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特别地害怕寒冷,只要一丁点的寒冷我就大惊小怪地叫嚣起来,我总是把这件事归结为我的孕育过程。说来可笑,却有很多人都因此原谅了我的大惊小怪。

我虽然害怕寒冷,可是我却很喜欢冬天,尽管我仿佛比其他人更害怕冬天的寒冷,可是这种寒冷总是会驱使我做一些让自己更温暖的事情,我好像沉迷于在寒冷里拼命使自己温暖的感觉,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小时候,我和阿婆生活在一起,每到天气微微开始转凉,我就拉着阿婆的衣角说:“阿婆,好冷啊,好冷啊——”我总是把这个“冷”字拖成很长的音调,仿佛在我小小的身体里来回翻转变成一种温暖的气流释放在阿婆的周围,记忆里的场景是雾蒙蒙的,像是罩上了棉花糖的碎屑。阿婆的笑容像是印在镜面玻璃的后面,模模糊糊却印象深刻。

阿婆总是轻声对我说:“细伢,阿婆给你煮个锅吧,吃了锅就暖和了。”这句清淡温暖的话仿佛拍打在某个很高的山峰上,持续不断地产生巨大的回声。从小到大,我总是在很多时刻想起阿婆有些模糊的笑脸和那句清淡温暖的话。这句话,仿佛在岁月翻涌里渐渐蒸煮出甘甜的香气,这种香气有时会出现在我梦里,更多的时候会出现在冬天的某个梦境里。

年幼的我,还没有阿婆家灶台高,当时的我看不太清阿婆在切些什么,我只记得那口泛着淡淡品色的深灰色锅上冒出大团大团的白气,白气慢慢的布满整个厨房,然后蔓延到餐厅。我站在阿婆的身后,被巨大的白气拥抱,记忆里那种感觉是特别温暖的,就像是躺在阿婆的臂弯里。然后我就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当时我的脑容量,仿佛还分不清土豆和山药的区别,鸡肉味道和猪肉到底有什么差别仿佛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阿婆拿起一碗牛奶“咕嘟”倒下去,刹那间就产生了一大股浓郁的奶香。当时的我一定是在傻乐,露出所有的牙齿伸出舌头,眼睛笑得看都看不见。这个情景后来我在一张照片里见过。

小的时候每到冬天阿婆总是会为我炖上这样的一锅。我不知道这口锅叫什么名字,后来我长大了,知道原来这口锅叫做奈良飞鸟锅,有着如此动人的名字。可是我却再也没有办法拉着阿婆的衣角撒娇地说冷了,阿婆也再也不会温暖地冲我笑然后为我煮上一锅奈良飞鸟锅了。尽管如此,这股暖流还是帮我抵御了很多寒冷。

每当我觉得伤心沮丧,每当我觉得有些事情残酷冷峻到不愿直视,每当我想要逃避选择让时间慢慢地消化不再理睬,每当在这样的有些寒冷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阿婆的锅,想起浓郁的奶香,绵软的土豆,吸满汤汁的杏鲍菇和鲜嫩甘甜的鸡肉,还有很多很多的炖煮出各种形态的嫩豆腐,被暖暖的热气笼罩着,顿时就会觉得温暖,觉得心又变得空空的,变得愿意接纳一切,变得相信所有的可能性都有它的善处,变得愿意尝试解决本来视作无解的问题。

后来,又陆陆续续地吃过很多不同的地方做的奈良飞鸟锅,我才恍然间发现原来阿婆的煮锅或许并没有那么正宗。阿婆从来都不曾放过鱼丸,调味也比传统的飞鸟锅要甜,可能是因为阿婆知道我喜欢吃甜,所以加了少许甜料酒和糖。后来,我尝试过很多次自己做奈良飞鸟锅,可是无论我怎么调整,无论我如何尝试都始终不是阿婆的味道。我因此沮丧过,可是很快我就从这样的情绪里转移出来,阿婆的味道终究就是阿婆的味道,在我的心里带给我温暖和鼓励,我根本就没有必要执着于复制,阿婆的那个奈良飞鸟锅不单单只是一口简单的日式火锅,而是一个镌刻在我心灵深处的记号。这个记号总是会提醒我,要温暖起来,要尝试一切的方法温暖起来。这种温暖仿佛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温度,而是一种内心的满足。

每到我觉察到寒冷的时候我就会自己煮上一个火锅,或者邀上朋友一起来我家吃火锅,又或者叫上几个伙伴去某个火锅店胡吃海喝一番,这件事总能让我充满能量。火锅这件事追溯起来一定是因为我的阿婆,阿婆那口奈良飞鸟就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温暖印记。最令我着迷的就是食材通过加热慢慢翻滚释放出迷人的香气,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奈良飞鸟锅的灵魂。正是因为食材维持着最原始的样子,只是佐以少许盐提味,所有的食材都蛮力的释放出他自己本身的力量,所以这口锅才显得弥足珍贵,很多人都觉得火锅索然无味,只是把食材抛进去涮熟了就拿出来吃掉而已。可是这种食物却真实的出自食材的真心。我因为感受到这颗真心而觉得温暖丰盈。仿佛是接纳了大自然最出自本心的恩赐。

正是因为着迷于食物的本心,容易这颗本心而感觉满身心都充斥着温暖,所以我并不太喜欢四川麻辣锅,不喜欢那些香料和辣椒将食物的真心掩盖,尽管味蕾的刺激可以转变为一种振奋和激情,可是却从来不能给我留下什么。除了阿婆的奈良飞鸟锅,我最喜欢的就是潮汕的清汤火锅,牛肉尚未放入之前,锅底是没有任何味道的清汤,随着牛肉的放入,手打牛肉丸和牛筋丸的放入,然后一颗颗洁白可爱的手打鱼丸慢慢加入,整个汤底慢慢变得有滋味起来,混合着牛肉的甜香和手打鱼丸的鲜美,用勺子挖上两口感觉像是喝进了食材真正的精华,这种因食材的加入而慢慢使汤底变得美味的火锅同样能让我觉得温暖,那股暖流穿过全身直抵内心。

对于清汤火锅的爱源自阿婆的奈良飞鸟锅,内心充盈着的温暖也源自阿婆的奈良飞鸟锅。那种滋味潜藏在心,虽无法开口直言,却温暖我直至今日,并将继续成为我的太阳。

今天中午我又尝试自己做了一个奈良飞鸟锅,尽管并不是阿婆的味道,我却能皆有整个煮锅的过程想起阿婆的微笑和浅淡温暖的话,喝着自己煮的火锅汤底,吃着豆腐,慢慢咬破自己手打的鱼丸。因为手打鱼丸而酸涩万分的右手有些颤抖却分明感受到了这次辛苦的意义。鱼丸Q弹有力除了鲜美之外还有意思若有若无的甘甜,顿时就觉得非常满足,这种满足可能来源于自己动手的成就感,也可能来源于火锅本身的美味,但其实更多的我心知肚明,是因为我开始变得平静,变得温和,变得清淡,变得和这个世界相互融合,这种气质其实就是奈良飞鸟锅的气质,也是阿婆一直想要教导给我的某种品质。

好吧,你想不想也亲手做上一口奈良飞鸟锅?其实一点都不难,或许你也会因此更透彻的看清自己的心,找寻到某种你一直在找寻的温暖,和我一样。

文 / 撒么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