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令人幸福的水煮蛋

不是早晨,不是午间,不是傍晚,而是深夜,一颗白白的水煮蛋才能让人感受到恰如其分的幸福。

深夜,不论你是在复习功课,赶制报告,熬夜加班,还是手贱淘宝,应该都经历过那种催人放弃的饥饿感。晚餐时间已经过去五六个小时,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体能在不知不觉地消耗,等意识到时,四肢已经有种酥麻无力的感觉。

咕噜~咕噜~咕噜~肠胃一阵奏鸣,提醒着你:不吃东西是没法入睡的。如何以最快的方式消除饥饿感?来一颗水煮蛋吧,或者两颗。

家里有个煮蛋器,快捷方便,这也为深夜选择煮蛋加分不少。不消10分钟,指示灯从亮变暗,蛋就熟了。

迫不及待地泡一下冷水,饥饿已经让人顾不上蛋壳上烫手的灼热感了,一心只想着:剥开!剥开!拿着剥好的水煮蛋,回到桌前,鸡蛋依然很烫手,有时不得不拿纸巾垫着隔一下热。

桌上台灯暖黄的灯光,照着热腾腾的鸡蛋,雪白嫩滑的蛋白,罩着一层柔柔的光晕,不禁要让人感叹,这真是个美人。吃前,还要脑补一下电视剧画面,对着鸡蛋坏笑:哼,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你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一系列反应在脑海中不过转瞬即逝,其实,已经从鸡蛋大的一头咬下了第一口。金灿灿的蛋黄露出来了,水煮蛋最好的状态,莫过于蛋黄从边缘到中心,呈现出黄色到橘色,由浅入深的渐变。蛋黄没有全熟,但也不至于溏心,质感细腻绵密,像金色的豆沙。入口松软温暖,此时的幸福感简直要把人融化。

小时候,妈妈煮的早餐里,总会有一颗水煮蛋,那时一直不喜欢吃,觉得没有味道,又很容易噎到喉咙。妈妈会准备一碟酱油,点了再吃,水煮蛋的滋味立刻就不同了。

而现在,深夜的水煮蛋,即便不点酱油,鸡蛋原始的香味也让人满足。难道真的是因为“饿了什么东西都好吃”,早晨难以体会到水煮蛋的滋味,是因为没食欲,不够饿?

不过,酱油的确堪称水煮蛋的绝配。先吃蛋白,咬到蛋黄的第一口后,再滴上几滴酱油,一点点渗透到蛋黄里,在蒸腾的热气里,先是体会到蛋白淡淡的爽脆鲜嫩,再体会到蛋黄融入了酱油的浓香,水煮蛋从平淡到丰富的口感变化,是世界上最简单的美味之一了。

有时忍不住,会吃上第二颗水煮蛋。饥饿感消失无踪,剩下的,就是美美的幸福感了。夜晚的睡眠,变得好满足。

异地的他晚上饿了,也喜欢吃水煮蛋,没有煮蛋器,开煤气炉用汤锅煮,已经熟练到知道不同时长煮出来不同的鸡蛋状态。曾经有夜晚一起度过,我在忙赶任务,他躲在床上看书。我说饿了,他就跳起来,说煮个蛋你吃。热腾腾的,他剥掉壳送到嘴边,吃掉的不只是鸡蛋,还有一口一口的幸福。

文  细Y
图  I Believe I Can Fry  循CC协议使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