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车带来的无心辣蟹

 

IMG

香港某些地段的地铁不似内地地铁般平稳,启动和到达的时候都是猛地一抖,而且急促的“嘟嘟”声让人精神紧张,所以我不太喜欢坐,反而喜欢慢慢悠悠的天星小轮和电车。

 

电车开行和警示时会发出“叮叮”声,因此它也被称为叮叮车。第一次乘坐在一个寻吃的晚上,两人坐上车,想到筲箕湾看看有什么好吃,却上了一辆开回车厂的电车。直到司机喊我们下来,才知道车子只开到西湾河。既来之则安之,找个地儿坐下吧。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苦求不得,不求反得的事情总是轮番上演。随便找一大排檔,一点就来了一碟够辣够镬气的避风塘炒蟹。一味避风塘炒蟹做得风生水起、连专门的酱汁制了又制卖得不俗的大牌某记,水平当然毋庸置疑可留不住我的胃,还是三心二意想找到更好的。我一直相信,没有盲目追随就没有垄断,也就能生出百花齐放的局面。可是转悠了几回,避风塘原址铜锣湾的桥底辣蟹怎么也吃不到最合心意的;反倒是这次搭错车,成就了一次无心插柳。又或许,吃的不是蟹,是一份风情。

 

一碟炒蟹,金黄蒜蓉、长短青葱、辣椒这些必不可少的调味碎料是蟹的一倍,足以在兜抄中把蟹里外都包裹了一番。我承认自己没有吃蟹的耐性,最好是厨师把坚硬的外壳劈成碎片上碟。眼前的一碟被红红绿绿调味料乱埋的炒蟹正合我意。蟹肉被染得金黄澄亮,油光泛红,夹着一股浓烈的焦香,把你的馋虫都勾出了魂。蟹壳面上挂着不少蒜蓉颗粒,正是它们发挥着最大的喷香作用,再次热力下释放了攻心香气,与辣椒结合达至喷火惹味的效果,脆而不糊,辣而不抢鲜,一寸寸渗入蟹肉里。你再一寸寸地把蟹肉撕出,瓣瓣蟹肉送口中,再来一口啤酒,噢,人生暂时完满了。           放下筷子,稍作休息才发觉小店的墙壁挂满奖状,柜台也摆满了高高低低的奖杯,全是厨艺比赛获得奖项。奖杯虽荣耀却是披了一层尘灰,而主人及其妻子在食客中周旋忙碌,没有闲功夫。与他们来说,奖杯是一时的鼓励,过后就只是摆设罢了。

 

胡思乱想了一会,又提起筷子尝了尝它们的鲮鱼球炒西芹、青椒鲜鱿,样样抢味,一啖尽是大镬快炒的场景重现,爽死了。

 

吃饱饮醉,归路茫茫,一趟回廠电车带我们来,怎么回去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一晚嘴唇回味了很久很久,比初吻后的回味更浓,记忆带到了今天。

 

图&文 by Jacqueline Yeung

 

“叮叮车带来的无心辣蟹”的4个回复

  1. 寫得真好,讓人垂涎欲滴了,文字柔柔的,字裏行間透出港式美食的誘惑,到香港幾次了,每次都想去找找港式美食,壹來怱忙浮噪,貳來找不到地方,隻知道廟街,先生如能寫明白具體地點就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