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懂你的红烧带鱼

中午,在食堂,我端着盘子逡巡在窗口间。眼前的菜都毫无新意。沿窗口走了一趟下来,盘子里只多了青菜和豆腐。我正打算回到之前的窗口去打份荤菜,突然看到最后一个窗口的红烧带鱼品相不错,一段一段的看上去挺厚实。作为一个无肉不欢者,当即就买了一份。

我坐下来,开始吃这一顿午饭。在大学吃了这么多年食堂,本已对食堂的菜没有任何幻想。可是吃了几口就觉得,这份红烧带鱼有着远高于“食堂菜”这个身份的口感。

细细一口咬下去,紧致饱满的肉轻松地就从骨头上分离下来,一种吃鱼不费神挑骨头的幸福感觉立即涌了上来。这才是带鱼应有的口感。以往食堂做的带鱼,简单粗暴地放进锅里油炸,炸到肉都硬梆梆的,跟骨头粘在一起。

但是这次的作品(是的,必须用作品这个词才对得起这道菜),仅有表层煎得微微起酥,留住了师傅精心调制的酱料,鲜香里透着点酸,一下就激活了味蕾,像是干枯的草原齐齐抽芽。而里层的内容呢,厚实多汁,海产品的原香一下就缠住了敏感的味蕾,回味无穷。如此一来,酱料与原味两种本来水火不容的因素在此相得益彰。少量煎得软软的青椒红椒夹杂其中,又给肉味带去了一些新鲜活力。

既然可以做得如此好吃,为什么以往那么不用心?心思一转,便明白了。原因就出在食材上。这次的带鱼厚实多肉,不似以往瘦窄多骨。可以想像,平时食堂采购一些毫无生气的食材,厨师看到也没有兴致,更别说做得好吃了;这番厨师看到满意的材料,终于大展身手,满心的怀才不遇透过这份红烧带鱼表达了出来。

可是环境依旧,厨师他每天面对的还是大量廉价材料,看着捞得满手油水的采购员也只能默默叹气,心里满是一种命运被人掌握的无奈。但是我知道你还在等满意的食材,还在等为数不多证明自己的机会。

文 李博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