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做的那笼馒头

6岁时,爸妈带着我从黑龙江搬到辽宁,投靠大爷大娘。我们跟爷爷奶奶住在一套平房里,有两间房子一个院子。爸爸和爷爷商量着,在院子里又盖了一间房,租出去补贴家用。房客一家在市场里做卖布生意,有个小儿子,比我小四岁,勉强可以算是我的玩伴。

爸妈打工辛苦,给我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奶奶头上。奶奶做菜没什么油水,每顿不是大白菜就是炖豆腐,对于当时长身体的我来说,早就吃腻了。现在想起来,奶奶那几年做的吃食,还是很值得想念的。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一进屋,屋里热气腾腾、白雾缭绕。我知道,今天奶奶蒸馒头了。

我在旁边看着奶奶揉面,着急地等第一锅馒头。后来自己做过才想到,奶奶当时怎么那么有劲儿呢,两只手配合的那么好,右手往下揉左手护着往里塞面,不一会就把十几个面剂子揉成馒头,放在盖帘上醒发。

奶奶说这蒸馒头的秘诀就是要发好面。以前没有酵母,都靠每次蒸馒头留下的面引子,就是发好的面留下一块,下次用这块已经发酵好的引子再和面发酵。

这边刚揉好新一锅的面,厨房蒸里的第一锅就可以掀盖儿了。一打开盖儿,雾气弥漫整个厨房,一个个又白又胖圆乎乎的馒头等着被我吃掉呢。我顾不上烫,伸手拿一个,吹了几口就咬上去。蓬松软弹的馒头遇到唾液里的淀粉酶,一下变得香甜无比,我含着那口馒头,久久舍不得咽下去。

我跑去给租户小儿子炫耀。说我找奶奶要馒头去,又大又圆又软又香的馒头,我可舍不得给他,奶奶心眼好给了他一个。晚上吃饭,主食就是馒头。就着小块的腐乳,我吃下半个,就着土豆丝又下去半个,撑得我美滋滋的,想着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馒头呢,也就只有奶奶能做出来了。

现在奶奶岁数大了,有脑血栓后遗症,左手不大听使唤,不再做饭。我记忆里最好吃的蒸馒头还是奶奶做的。可能长大以后吃的美食多了,日子也好过了,再也不觉得普通的馒头能有多好吃了吧。

文 / 英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