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神奇土豆酱

西红柿炒鸡蛋可以荣登国民菜肴名榜首的话,土豆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品种,排名第二也不为过。

关于土豆的做法很多,也很百搭。酸辣土豆丝,干锅土豆片,油炸土豆条,红烧土豆块 。基本上很少会有人说不喜欢土豆,或对土豆过敏一说。

今天我想分享一个关于土豆酱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姥姥,她今年已经80岁了,但是依然手脚麻利,眼不昏花。我常年居住在南方,偶尔有机会才会回东北老家呆上短短的几天。

每次回家,姥姥都盼着让我多吃点,怕我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委屈,还经常会唠叨说去外面饭店吃,怕我嫌弃家里的饭菜不够档次。但是我更喜欢家的味道,也更爱姥姥煮的饭菜,一家人简简单单一餐饭,吃的无拘无束,其乐融融。

其实她煮的每一道菜都特别的好吃,唯独土豆酱最爱,其他人都做不出来那个味道。土豆削皮,切丝过水,去掉淀粉。切一点蒜末,葱丝,准备上两大勺辣椒面,外加一袋东北豆瓣酱。锅中倒油,放入葱丝蒜末,爆出香味,放入土豆丝,加入一瓢水,大火煮开。加入豆瓣酱和辣椒面,焖个10分钟左右,大火收汁,便可出锅。

看似一碗极其简单的土豆酱,却在饭桌上非常抢手,手稍慢些,没等吃上几口,就只剩酱汤汁了。她总是会笑着说:“真有那么好吃?比肉还好吃?”哈哈,真的很好吃。因为这酱里有一种特别的调料是爱。

因为外公的病逝的缘由,我赶了回去,在家里陪伴了姥姥一段时间。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得不继续踏上征程。临走之前我去看了她,她不说话,我走的时候她不想理我,我没忍住抱了她,她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撵我快走。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也许靠近生命的时间轴都有不确定的因素。我下楼回头的时候,姥姥就趴在窗边,像一个留守的老顽童眼巴巴的看我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虽然我离开了家,但是我学会了这道菜的做法以及它的秘方,一道能闻到爱的菜肴。土豆丝酱,是我想念家的方式,是能让我回忆和姥姥之间的纽带。愿她可以长命百岁,无忧无虑。

愿在外的游子都一种独特的思乡方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熙攘嘈杂的都市里,可以享受美食带来的治愈的能量,细细的品尝,慢慢的感受,如同家人就在身边的守候。

文 / 晓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