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菜,是这个时代的高级享受

全世界应该都没有比中国人民更热爱种菜了吧。

有个院子,那就院子里种;没有院子,那就小区绿地里种;物业制止,那就阳台上弄个泡沫箱子种;没有阳台,干脆马路隔离带里种……城市里,要是有块拆迁的空地一时半会还没开发,过俩月上头准保种满各色蔬菜。在中国人的种族天赋里,种菜大概是仅次于吃的第二大天赋。按照中国人的想法,但凡有点土,那就必须得种点啥,种花种草?哪有种菜来得好嘛。《舌尖上的中国》不拍了个屋顶种菜的贵春么,让大家伙那叫一个羡慕的。

种菜不只是中老年人的喜好,而是全民的狂欢。儿子上幼儿园时,每个班级都分一小块地,回家找家长去弄来各种蔬菜种子种苗,像模像样的去伺候,学期末还分了两颗萝卜回家炒盘菜。微博微信上的自媒体美食作者们,在美美的厨房里做着美美的西餐拍成美美的照片写成美美的文字,偶尔也会提到在阳台种点薄荷罗勒迷迭香什么的有多方便。更别提当年开心农场风靡一时,激发出大家的种菜热情,全民网上种菜偷菜,半夜三更去偷菜、定上闹钟去偷菜、雇个小工去偷菜……有头脑灵活者,干脆在近郊租块地,打造成现实版开心农场,引来都市白领趋之若鹜。

而且,随着中国人越走越远的脚步,这种菜也是越种越远。新闻里,戍守边疆的中国军队历来保持着种菜的优良传统,出国陪读的中国大爷大妈,在美国校园里也种上了菜,参加南极科考队的医生不仅能看病,还能种蔬菜,就连太空站里的航天员也种上了菜,这真是:

祖国派我守岛礁,守礁之外还种菜;
远赴非洲去维和,维和有余种点菜;
医生南极去科考,中山站里又种菜;
耶鲁大学去陪读,校园荒地种上菜;
火箭轰鸣上太空,天宫一月种生菜。

中国人的种菜情结源自于对土地的深厚感情,在漫长的历史中,中国形成了以农耕为主的社会形态,耕读传家是几千年来中国人最为朴素的人生观价值观。能够源源不断回报劳作产出粮食的土地,一直都被中国人视为命根子。费孝通教授在《乡土中国》里曾有过很精辟的论述:“靠种地谋生的人才明白泥土的可贵。城里人可以用土气来藐视乡下人,但是乡下,‘土’是他们的命根。”诗人的表达就简单多了,“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所以乡村之间香火最旺的是管着土地收成的土地神和司掌雨水的龙王,而作为土地和五谷之神的社稷甚至演变成为国家的代名词。

中国人对于土地的那份感情,早已融入血脉写进基因,所以美国人民是怎么都不能理解一个中国人看到美式别墅大草坪时候的那个惋惜劲儿,更别说如果有块肥沃的土地居然空在那,“这些个败家玩意儿,这么好的地怎么就这么空着呢!”

现如今,虽然乡间的土地庙、龙王庙越来越少,祭祀社稷的天坛也成了景点,人们陆续搬进了现代城市住进了高楼大厦,但是对于土地的情感却一直没变。甚至身处水泥森林之中久了,种点什么的冲动有时来的更为强烈,于是这种冲动转化为院落小块土地上或者屋顶泡沫箱子里的辣椒黄瓜小白菜等等,点缀着城市的各个角落。我们为的也许不仅是那口新鲜,更多的是踩着泥土的踏实以及对心底回归田园的小小满足吧。

文/ 我是司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