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的那么多,潮汕人应该都很胖吧

《舌尖上的中国》说:“食物是故乡的密码,它和方言、地理性格、风俗礼仪一样,是我们随身携带的、小规模的故乡。”

潮汕,简称“潮”。广东省辖地,是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的统称。我所在的地方,隶属揭阳,位于榕江中游岸边,始建于北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被称为千年古镇,古名为“道江”,后来因为其东南部有个著名的云湖,湖岸边木棉树成林,盛产木棉出名而改称“棉湖”,典型的南方小镇。

大浪淘沙的时代,各种网红食品层出不穷,但无论风云如何变幻,市场如何冷暖,小镇的人们依然凭借着自己灵巧的手艺,将普通食材创造出精致美味的食物。总之,这是一片会享受、会生活,懂得善待自己的土地。

我这个人嘴巴很刁,吾日三省吾身:“吃什么?好吃吗?去哪吃?”几天不整点妖艳货色心里头就不舒服,唯有家乡美食在我心中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然而,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棉湖人,自18岁那年背起行囊奔向远方的牛奶和面包之后,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寥寥可数。啊~乡愁!

乡愁是一碗美味的卤猪脚饭

我在这头

蛋白质和脂肪在那头

▲ 四十年老字号,老板天性任性,生意要做生活更要过,每天只经营午市,店面位置偏僻且没有招牌,门面极小只能容纳七、八张桌子,来晚了请耐心站着排位。

 

猪脚卤香浓郁,口感Q糯、肥而不腻,米饭不是用电饭煲煮出来的,而是在锅里像煮粥一样等米熟了之后干捞起来,剩余的粥水作为例汤。脂肪的醇厚、粥水的鲜甜和米饭的谷粒感完美结合,这就是棉湖人每天的“小确幸”。

温热饱满的米粒裹上卤酱厮杀出淋漓香气,蛋白质和脂肪在唇齿间翻滚痴缠,即使吃得满头大汗也顾不得形象,全力以赴去感受那猛烈脂香!

而一碗看似清淡实则鲜香浓郁的粿条汤,更是许多远离家乡的游子们魂牵梦绕的味道。

“粿条”一词是福建闽南地区和粤东地区的叫法,对于凡是用米粉为主料,面粉、薯粉等辅料经过加工制成的食品,都称“粿”, 实际就是别的地方所称的糕,但包括的范围又不单纯是“糕”,而用米粉调成浆蒸成薄片切成条状的就叫做“粿条”,属于特色传统小吃。

粿条与河粉看起来差不多,但实际上粿条不同于河粉。因为米浆加了薯粉,所以河粉外观会透明一些,韧性强,粿条则是采用纯粹大米水磨,大火蒸成,味道会有股浓浓的米香,口感偏软。

如果非要我用一句话来区别二者,那就是“粿条就像少女的胸,河粉只能算是硅胶。” #^_^#

蚝烙是潮汕久负盛名的传统民间小食,其实也就是“蚝煎”,因为潮汕的“烙”是潮菜烹调方法中的“煎”。

蚝,又名牡蛎,在江浙以北至渤海一带的沿海地区,一般都称之为牡蛎或海蛎子;在福建沿海及台湾地区称之为蚵仔;而在两广及海南等南海水域称之为蚝。

潮汕的蚝煎之所以如此味美可口,就在于两面油煎,外酥内嫩,趁热沾上鱼露,侠气好吃!有多好吃呢?反正,不要被你的体重限制了想象……

介绍到这里,是时候轮到“压轴菜”上场。来到潮汕又怎能错过有“潮汕毒药”之美誉的生腌海鲜?!此毒药令人骑虎难下,越吃越上瘾,有时甚至会让人‘肛’肠寸断~

常见的生腌海鲜有血蚶、虾、蟹等,生腌是最大程度保留海鲜鲜味的做法,也是潮汕人喜爱的海鲜处理方法,但个人却不以为然。

比如说,一颗优秀的血蚶只需要开水略微一烫,血水丰盈、蚶肉嫩滑,无需蘸酱就能鲜到让人久久难忘,一次嗦上两斤完全洒洒碎!(Ps:这才是合格的潮汕胃。)然而,没有吃过的人一定会觉得味腥并且野蛮,若是能抛开狭隘的饮食观放胆一尝,你会发现滋味美好完全不输“初恋”。

若是你到潮汕来,答应我,请记得带上你的NG内存量的胃以及坚定不移地贯彻“扶墙进、扶墙出”的理念。

关于作者

AKI,此篇文章引用于她的公众号——大小瓶的小情怀。

带着跑步看世界的梦想和一颗不安分的心,争分夺秒地旅行,爱臭美爱拍照,努力用文字和照片记录自己的青春年华,当头发花白那天再次翻看时,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子孙后代们:你祖奶奶我以前是正妹!

文/ AKI
图/ AK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