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宅爱“阔落”,食客爱阔罗

当我阴沉着脸表示自己很不高兴时,奶奶会和颜悦色的望着我说“瞧你,怎么拉起‘阔罗’脸了呢。”

奶奶所讲的“阔罗”是达斡尔语中的西葫芦。东北汉族人称西葫芦为角瓜,不管是西葫芦还是角瓜,达斡尔人管这东西只叫“阔罗”。

奶奶以“阔罗”夸张地比喻我脸太长,还绿着,不好看,让人不舒服了。我冲奶奶会先翻个白眼,然后噗嗞就笑了,这个比喻会稀释我的满腔不悦。

我笑的原因是联想起西葫芦上长的斑点还真有点像我脸上的雀斑,我的脸也是同样这样的长,被不识字的长辈这样生动的比喻一下,我没法儿不笑。

我家菜园子里会种几株窝瓜,从没种过“阔罗”。汉族邻居人家的菜园子里却常会植几株西葫芦秧。

“阔罗”叶子和花与窝瓜非常接近,都是大阔叶,由根部开出浓艳的大黄花,但不同处在于,西葫芦的花像愤青,张扬个性,五片儿花瓣如五角星般伸展着,一付死也不从的倔样;而窝瓜花虽同为五片儿花瓣,瓣与瓣之间却亲密相连,花瓣外沿也没有那么梭角分明,弯着美丽而柔和的弧度,一副家合万事兴的大嫂般温和相。

妈妈从不用“阔罗”做菜佐餐,她好像对这个一经加热或放盐就流出好多水的菜无能为力,索性就不去碰它。

汉族人用西葫芦炒菜,炖汤,或者弄馅,烙盒子,包饺子,有创意的还会擦成丝,直接兑好面粉烙成一个个“角瓜丝饼”来供家人享用。传统经验都是把西葫芦擦丝后用盐煞水,被煞过水后的西葫芦虽软塌塌的,却依然有能力在馅儿里兴风做浪,常常包着包着,馅里水份就开始大起来了,小心又小心的往面皮里包馅儿,搞不好弄得手就粘起来了,由饺子边渗出的汤会弄湿手,湿手再摸面,你就去想吧……

没遇到那位老板娘之前,我所了解的西葫芦做法就这些了,没再遇到其他翻新的花样。

那位老板娘家的店铺挂着“包子城”牌牖,在诸多类馅的包子之中,西葫芦鸡蛋馅包子堪称一绝。不知他们是如何操作的,那角瓜鸡蛋馅包子,咬一口,西葫芦鲜鲜嫩嫩脆脆爽爽的呈现在你的眼前,散发着诱人的清香,根本不同于以往所吃的西葫芦馅。这时,嗓子里好像伸出了一只看不见的小手,没几口,包子就被拽到胃的深处去了。很想学着做,去厨师那里问,人家根本不予回答,说馅儿都由老板娘亲自拌,外人看不到她是如何兑料的。面案工只负责包包子。

这西葫芦鸡蛋馅竟是她的独创秘籍。我没见过这位老板娘,连她长什么样也不清楚,不认识人家却想讨要人家的独创秘籍,也是有点贪心了。

好吧,不去做让人讨厌的事情。馋西葫芦鸡蛋馅包子了吗,那就去“包子城”吃好了。

我放弃了讨要秘籍的想法,命运却偏偏给了我拥有西葫芦鸡蛋馅独家秘籍的机会。

有年春节之前,我在当地寺院住持的客房里谈事情,一位中年妇女也来找师父谈事情,从师父与她交谈的方式看,师父与她很熟,师父介绍给我说,这位是“包子城”的老板娘。会话中免不了要提到她家的包子,我巧妙的赞美西葫芦鸡蛋馅让人爱不释口,她是如何做到让那么爱出水的西葫芦保持又鲜又嫩的呢?

受到了称赞,她当然喜上眉梢,说,好弄,角瓜不用煞水,把几子皮擀得和饺子皮一样薄厚,下锅蒸五分钟就出锅。

蒸五分钟?熟得了吗?答,面熟了,馅就熟了。

如何处理西葫芦的步聚她没告诉我。我想,既然西葫芦爱出水,我就把面皮儿全部擀完,水快烧开时再往早已炒好的鸡蛋里兑新鲜的西葫芦丝,最后再拌盐。没等西葫芦出水,我会全部包完,迅速装锅了,五分钟出锅,西葫芦来不及有任何反映,就被端上餐桌了。

想好了攻略步聚,我就着手操练。首战告捷,大获全胜,蒸出的包子一点不比“包子城”做得差。从此,我家餐桌多了一项我的拿手绝活“阔罗包子”。

上网查了一下西葫芦有无食用营养,结果却让我倍受鼓舞。西葫芦维生素c多,含钙量丰富,减肥,润肤,含有干扰素诱生剂,可刺激机体产生干扰素,提高免疫力,发挥抗病毒和肿瘤的作用。在食疗方面则会消热利尿,润肺止咳,对疮毒、肾炎,肝硬化腹水等都有消肿散结的作用。

天啊!原来竟是菜中极品,怪不得我对“阔罗”情有独钟,没料到它竟暗藏如此之多的妙用!这不是要让我爱上“阔罗”了吗?

关于作者

苏华,(笔名娜迪雅)达斡尔族;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内蒙作协第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呼伦贝尔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短篇小说集《牧歌》、散文随笔集《母鹿。苏娃》,该两册书已被国家图书馆收藏。曾获内蒙古文学创作“索龙嘎”奖。单篇作品(短篇小说、散文等)被多种文本录用。短篇小说“母牛莫库沁的故事”被译成英文入选美国麦克法兰出版社出版的《民族与环境:中国少数民族女作家作品选》。

业绩被收入《内蒙古当代作家传略》《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志》《达斡尔族百科词典》《达斡尔族名人录》。

现为内蒙古莫力达瓦达瓦尔族自治旗地税局退休职工。

文/ 娜迪雅
图/ 娜迪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