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时间重来过,请早点爱上小龙虾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刚从湖北回来没几天的我,见人就念叨这趟湖北是白去了,因为带着爸妈,考虑着他们的口味要求,小龙虾是完全擦肩而过的。

想起曾经做美食评测的专题,日均近十斤小龙虾断断续续吃了快一个多月,从此见到小龙虾就避而远之,然而这种食物,还是一次次的冲破屏幕和那段记忆的界限在召唤着我。

今晚深夜君带来的故事,便是来自湖北的小龙虾。

——深夜君

 

 – 正文 –

20年前,大概所有的湖北人都不会想到,小龙虾会在夏日的餐饮市场C位出道,有如此显赫的江湖地位,形成如此庞大的产业链。比如每年翻新高的小龙虾产量;比如八八六十四种,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吃不到小龙虾口味;还比如小龙虾专业、小龙虾大学。

但是,在20年前,在那个时候,在千湖之省的湖北,小龙虾还只是可怕的外来物种,以其极其强大的繁殖力,将本土的河虾欺凌得毫无招架之力。本地的报纸偶尔会有小豆腐块的文章,对小龙虾赤裸裸的凌霸之举痛心疾首,但是除了口诛笔伐,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对付小龙虾的办法。小龙虾们仍然在各种规格的水路里愉快地生长,天气热的时候还会越狱到陆地上。你家附近要是有个小河小沟,时不时就会遇到这些未来餐饮界的大咖在到处溜达。

当然,除了生物学上的隐忧,这些自带武器的虾子们还有更让人头疼的破坏之举。小龙虾钳大有力,又喜欢安家在堤坝的泥土中,若是几门几户,也就罢了,但是数量一旦呈量级增长,再牢固的堤坝也架不住这样的住户。尤其是98年抗洪的时候,小龙虾简直是人人喊打。有远识之人已经很有创造性地提出,可以吃了它。但是,在当时,吃小龙虾的人着实不多。家乡人民都嫌它肉少,吃起来费劲。

夏日时节,菜场里偶有卖者,也不过一两元一斤,不过猪肉价钱的十分之一,但是买者仍寥寥。更重要的原因是,小龙虾遍地都是,要是爱吃,随便哪个河沟,花个半个小时,就能钓上一桶,着实没有花钱的必要。

那时暑假,我都呆在外婆家。外婆家附近有几条小水沟,沟与沟之间有巴掌宽、手指深的小水道。我们几个孩子在水道上垒些土,从中截断,然后蹲在边上等。不一会,就会有一只接一只的小龙虾,从这边的水沟,沿着浅浅的水道,到另一边的水沟串门。到了我们人工建好的“堤坝”,小龙虾们笨得很,它们越不过来,又不知道返回,一直停在原地“思考”,或是打转。我们用夹蜂窝煤的火钳夹住,扔进桶里,很快就能收获满满。

笔者算是家乡人民中吃小龙虾的先锋。主厨是家母,做法极其土豪,头和钳子一律不要,只留下有肉的身尾,用油、葱、姜、蒜一通爆炒,虾身受热蜷曲,形成球状,就是一盘好吃到飞起的吮指虾球。

这么一盘,大约需要大半桶虾,放到现在,没个一百,肯定下不来。虾球好吃,但是前面的清洗却麻烦,得拿个小牙刷,一个个虾慢慢刷。每每我要吃,家母就备上一桶虾子,热水浇个半死,然后扔我一把快秃的牙刷,嘱我赶紧刷完。我刷过几次,实在嫌麻烦,宁可不吃,也坚决不刷,就这样,小龙虾慢慢淡出了我家的餐桌。20年后,看着满大街价格昂贵的小龙虾,再回想当年那些被我错过的野生的、膏肥肉满的小龙虾们,真有种今夕何夕,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感觉。

文 /  朱茱

图片 / 百度图片

BGM / 时光正好 – 郁可唯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