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遗憾的,是无法与你一起吃到老

没办法抵抗的

有些食物

一口吃下去,回忆就满满的涌现

我在广州看完演出的第二天就去佛山了。尽管在我们未断联系前,你再三强调不要我过去佛山,不想我独自面对那些场景,然后哭成傻逼。

在去佛山前,我也不知怎么的,路边见到个居酒屋就钻了进去,也没吃什么,就静静喝完一壶酒,略微懵圈。搭地铁的时候睡了好一阵儿。

转乘广佛线。我下意识从南桂路B口出来,抬头看到万科广场,惊叹身体记忆的顽强,它记得很清楚,我们最经常来这个商场。

去了那家火锅店,牛肉还是那么好吃。有些后悔同你一起来过,因为所有关于你的,细微末节,我以为都忘了,却在牛肉入口那一瞬间,如同狂风巨浪向我袭来。

强忍着没让情绪失控。匆匆结账逃离。

去下榻酒店的途中,我差点就转向前往我们曾经的小窝了,理智告诉我,不可以。

在房间里休整一下,赴旧友的夜宵局。按着导航走,越发觉得路线熟悉,抵达终点,竟然是那家你很心水的店,有着鲜甜的卜卜蚬和大个头的生蚝。旧友的催促电话打断我继续的回忆。点单的时候略带迟疑,还是点了卜卜蚬和生蚝。席间的恍惚状态让我被罚酒甚多。

后边刻意避开那些容易加深思念的地方。但是,我连去探望旧同事,脑子想的都是“以前啊,盼着下班了冲去市场买食材,再赶紧搭十来分钟摩的奔向你,快点为你倒腾出一桌好菜,外加一碗靓汤”

旧同事约饭,他们定的地点,是咱们俩常去夹娃娃的那个商场。你还记得吗,就是那个楼层拐角处有一排娃娃机,很好夹的。我曾不断兑换零钱,给你去夹那一排娃娃,接着收获略丰。

吃完饭,道别,搭地铁折回广州机场。在商场外围看到一家主打抹茶类食品的餐厅,第一想法是“你一定会想进去尝尝。”

机场候机,歌单跳到了茶季杨《给你》。

“奔驰的骏马”

我们之前在你家乡的马场骑马,我又惊奇又害怕,你看着我的怂样,不停的说我这南方娃不适合这里。好在我克服了困难,完成人生第一次骑行,让你对我略微刮目相看。

“可不可以,都给你”

所有的所有都想给你,却发现自己什么身份都没有。忍了许久的情绪,随着歌曲痛哭了出来,可能当时在旁人看来,我是个神经病吧。

想着,把这些所有都告诉你,至此就不再念起你。可我发现我讲得越多,对你的思念就越发浓烈。过往历历在目,未来仍然未知,我只能通过现在恋恋不舍我们之间的一切。也不知是对是错。

有时我会假设一些情况。假设我是男生,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大大方方的牵手。

名正言顺的出现在彼此的家人面前,告诉他们,我们很相爱,然后,顺利的应对那些世俗制定的义务。然而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我们也注定无法跨过彼此家庭的道道坎。

多少深情到最后都变成了无法言喻的秘密。时光走啊走,陪在身边的人一散再散。

我们结束了一切关系。从相遇相知相依相惜,再到陌路不言。期间我学会了执着、沉稳,如何更好的爱人。往往是,教会你成长的人,无法伴你走到最后。遗憾,不能更好的爱你了。

希望那个男生会如我这般,细心体贴待你,为你挡掉未来生活里的风风雨雨,让你不要陷入杂碎琐事中,让你能够继续当个萌萌哒小公主,让你能继续感受被宠溺的幸福。

最后,借海子的诗做个结尾。

我爱你

跑了很远的路

马睡在草上

——

海子《给你》

文/ 会飞的狗子
图/ 会飞的狗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