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胚子下肚,就没有比兰州更好的家乡(上)

第一口甜胚子下肚的时候,兰州的夏天就到了。

兰州的夏天跟别的城市很不一样。它是那丝踩着微风飘来的暖意,不会像南方炎夏黏腻闷热。阳光会在裸露的地方豪爽的跟你照面,也会透过摇曳的树枝调皮的晃你眼眸,太阳刚晒出来晶莹剔透的汗珠,清风就瞬间吹干衬衣上的汗湿。树木花草也比春天更有生命力,它们在阳光里闪烁起舞,在微风里纵情歌唱,把大片的荫凉留给避暑的人们。

天黑的晚了,温度也舒适起来,人们从容了很多,换上轻薄凉快的夏装,步履也轻盈了不少。爱吃的食物,逐渐从各大饭馆餐厅,移步到美食街或者街边摊儿,正式进入小吃主场时间。大街小巷此刻在兰州人脑袋里,就是一张张美食地图,食欲勾选哪里,脚步就诚实的奔向哪里,再也没有冬日里的懒散和怕麻烦。

口干舌燥或者食欲不振的时候,甜胚子就是最好的下午茶、营养餐。“甜醅甜,老人娃娃口水咽,一碗两碗能开胃,三碗四碗顶顿饭。”兰州这句顺口溜,精准的定位了这碗甜甜的粮食胚芽。

甜胚子的食材学名叫做裸粒类型燕麦,又名筱麦。制作原理跟醪糟相似,也就是南方同学的酒酿。制作方法也很简单,精心选好没有杂质的燕麦,蒸熟后加酒曲酿制便大功告成。

大街小巷的小吃摊上,一般都用大盆盛放着,盖上干净雪白的纱布,散发着淡淡的甜酒味。食客一落座,卖家就麻利的抄起小瓷碗,揭开白纱布,舀上一勺子干甜胚子,提起茶壶,兑入凉白开,再撒上白沙糖,不到半分钟就端放在食客面前。夏天热透的时候,立等可吃的甜胚子,简直不要太贴心。

一碗咕嘟咕嘟下肚,口感酸甜冰爽,暑气顿时消解。更妙的是,甜胚子还是最早的“无限续杯”概念提出者,喝完一碗,碗底的甜胚子仍然保有浓郁的香甜,再兑几次凉白开都没有问题,每一碗都有可以咀嚼的颗粒陪伴,直到把它们吃干喝净。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只要到了夏天放学时间,学生们总会骑上单车三五成群的去到各自熟悉的小摊,一人一块钱要一碗,一碗接一碗的兑水,咕嘟咕嘟的尽情解渴,叽叽喳喳,笑笑闹闹,喝到老板都想把茶壶藏起来。毕竟还是有酒曲的成分,有些孩子会把脸喝的红扑扑,在同学们的哄笑中自己也笑的前仰后合,甚是有趣。

再后来,甜胚子遇到了它的伯乐,“造星大使”横空出世。在这个城市还缺少一间咖啡店的2010年,第一次有一家店可以坐着聊天,老板会亲手给顾客煮奶茶的“第三空间”, 兰州孩子都亲切的喊他耿哥,那是许多兰州人第一次感受在奶茶里尝出锡兰红茶的味道,很正的味道。

耿哥也乐于跟大家分享他的故事和经历。08年的时候,他在北京经营的咖啡店遭遇经济危机,无法再持续下去。在一堂商业讲座中他受益匪浅,他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个讲师告诉他们,不要一味地走高端路线,有时候要学会放下,从零做起。于是,当他回到兰州,发现兰州还没有这样一个可以让人休息、聊天、放松的地方时,他决定在自己家乡开这么一家店。

他放下以前要做高大上咖啡店的心态,从破产中吸取经验教训,专下心来从一杯杯咖啡开始,并在经历了品牌被抢注风波后的失意心痛中,重新用“放哈”命名了自己的店铺。“放哈”是兰州方言的发音,意思即是放下。而耿哥的所有事故,最终都成了好故事,感染和鼓励了很多的人。小伙伴之间流传着很多温暖的小仪式:赶去鼓励陷入困境的朋友时,一定提上一杯放哈甜胚子奶茶;陪朋友排解愤懑烦闷的时候,一定约在放哈;面对失去的时候,都会给自己买一杯放哈……

说一个小笑话,今年清明节去给姥姥扫墓的时候,墓碑前赫然放着一个放哈的杯子,大姨一句“看,老的个的留言,让大家撒都放哈!”一家人顿时忍俊不禁,不知不觉都温暖起来。

文/ 曹晏

图/ 曹晏、赵福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