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

如果问我最喜欢的一种食物是什么

我一定脱口而出,当然是红豆啊

有多喜欢呢?就是菜单上只要有红豆这个选项,就一定不会再多看别的东西一眼。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这首诗说的就是当时的男女,以红豆为定情信物,相赠于心上人。

古有王维,今有王菲,都把红豆种进了痴男怨女的心中。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

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看溪水长流。

看过阿牛导演的一部电影《初恋红豆冰》。也许初恋的味道就是如此吧,就像一下子就融化掉的冰沙,仿佛青春里的夏天还没有过去,就悄悄长大了。而一直能够回味的,是藏在心里略带青涩的甜。

小时候家乡有一家老字号甜品铺子叫做红梅,夏天人们会带着蒲扇,站在窗口前排长长的队去买酸梅汤。而我独爱那里的红豆牛奶冰,放在透明的玻璃碟子里,红豆混合着炼乳,下面铺的冰沙堆得老高。

当时才六七岁,光是看到这满满一大盘甜食就已经很开心了,仿佛在小孩子关于味觉的认知里,甜就等于好吃,苦就等于难吃。要一边咬着勺子,一边看着窗外的蓝天,树叶在阳光下拖长的影子,偶尔微风吹过那么轻柔,那才是记忆里夏天的味道。

但是,妈妈每次都会因此责骂,说小孩子吃太多了对身体不好。而在我家,爸爸则总是唱红脸的那个,会瞒着妈妈悄悄带我去吃红豆冰。因此,我总会在大人问我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说喜欢爸爸多一点。

到了工作之后,经常四处出差,会买各地的红豆馅饼当做手信(原谅我总是喜欢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推销给别人。)

当红豆馅儿加入了油、糖和蜂蜜之后,变得更加香甜。被烤的金黄的外皮包裹住,一口咬下去,软糯与酥脆混合在一起,红豆的甜蜜愈加香浓。

厦门的馅饼是很有名的,鼓浪屿几乎每一家小店里都能买到,比如你一定听说过的赵小姐张先生李阿姨的店,但是那些千篇一律的复古包装略显刻意,让人觉得这些先生阿姨的都是亲戚吧。鲜为人知的是,厦门还有全国唯一一座馅饼博物馆,那里保存着古老的制饼模具,看着那些斑驳的印痕,可以触摸到一代代手工艺人传承并坚持的匠人精神。

而到了现在,渐渐很少吃红豆冰,而是会把红豆拿来熬粥,也许是年纪渐长,活得更加养生吧。

每去到一个地方旅游,都有个习惯就是去当地的农贸市场采购本地最有特色的食材,比如新疆的和田枣,宁夏中卫黑枸杞,云南小粒薏仁米。这些东西放在一起泡上一整晚,再扔进锅里小火慢煮。而煮开之后红豆变得有沙沙的绵密口感,让人有从头到脚的幸福感。一边哼着歌一边闻着空气里的淡淡香味都觉得是一件很有快乐的事情。

从小时候的红豆冰到现在的红豆粥,对同一种食物的喜爱竟也会这样悄无声息地变化。也许是自己成长的一部分吧。有时候尝到某一种食物,会想到当时一同分享的那个人,和那时候自己的样子。那么,用一种食物去悄悄地纪念,那些记忆里的面孔,走过的地方,以及逝去的时光,也是一个一想到就令人愉悦的秘密啊。那是一颗清甜的红豆粥,也是心中的整个宇宙,每一颗小行星都闪着温柔的微光。

文/周小雨
图/然后知道

“一整个宇宙,换一颗红豆”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