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烤蛋糕,悟悟人生

大女儿近来忙得很。赶着参加多位同学的二十一周岁生日派对。

二十一周岁,根据澳洲习俗,是真正成年的标志,通常会大搞派对来庆祝。

她一早就罗致着食材,要亲自烘焗蛋糕,参加她的好朋友二十一周岁的Surprise Party(惊喜派对)。这类派对,只约定时间、地点,人数都不与主人家透露,然后朋友间商议举办形式、准备礼物。到达时,主人家惊喜不已。通常朋友们或分送情谊小摆件、或大伙凑钱买份主人家心仪已久的礼物、或自制个不同凡响的生日蛋糕。

澳洲小孩,自幼儿园开始,开Party 就不停。小时候,开始由家长操持,自制邀请函,或家中或餐厅或游玩中心,由孩子挑选邀请的同学,落实后,被邀者准备贺卡和礼物,兴意冲冲参加,结束时拿包主人家回赠糖礼,家长负责接送。稍大了,他们自己就会准备派对。澳洲孩子,有打兼职习惯,零花钱多是自挣的,朋友生日的礼物不在话下。

大女儿喜爱烘焗,不愿买超市配妥的蛋糕材料,多是自己拨松面粉、加入酵母、调善颜色、酌配份量。打蛋,蛋白、蛋黄还得分别打,她说蛋白是起蓬松作用,蛋黄是香味来源,不分开打,无那想要的效果,这个我还真不懂。

只见她拿起打蛋器,高速转着,一会蛋白已蓬松成白雪山状,容器反转倒置仍毫丝不滴,她说可以了。然后,秤盘上一会儿摆上巧克力粉,一会称下牛油重量,又放上忌廉看下多少克、椰浆要多少,这都马虎不得。她说,烘焗其实不算烹饪,反而象搞科研实验,一切以克和毫升计算着,什么先加、什么后下,一切得有条不紊,入焗箱时已定局,出来才知龙与凤。烹饪,边煮还可边调整,太咸太淡,总可想办法补救。听着甚有道理。

烘箱已达理想温度,她将齐备材料拨入焗盘,放进焗箱,调好时间,一切期待中。之后调和糖霜与牛油、牛奶的混合体,叫 Butter icing ,加点天然色素。

记得她考大学前的冲刺阶段,很努力,安排有条有理。同时又悠悠然,三天两头焗个蛋糕,弄点甜品。考来成绩也很好,96.7分,但报的第一志愿营养学,悉尼大学需98分入围。接获通知只能入读运动疗法兼修营养课程。

当时她伤心大哭,边哭边抱怨,我安抚她,尽力就够了。她说不服,我以为不服分数的截取,开导她,规则就是规则,总有条线在截切的,她说不是的,运动疗法专业80多分就行,早知不用那么勤力。我听完,“严肃批评”她,同她分析,勤力是种态度,与分数、志愿两码事,勤力可以伴陪终生,分数只是过眼云烟。她听着似懂非懂地点头。

行动证实成长。未入读大学前,她已被补习社聘为教员,用自己高考经验传授正为参考的学子。不多久,工作出色,获升经理职位,仍任教并打理着补习社事务。读大学后,兴趣甚广,多次参加悉尼每年一度的八万多人马拉松比赛,最好那次列85名。

还会经常找机会参与各类活动,获取社会经历。新州大选期间,她积极报聘选举站工作人员,获取不可多得的历练。大学安排她到健身理疗中心实习,中心老板见她工作勤力,学以致用又很有责任心,仅第二天,问要不要来做兼职。当然!专业对口,兴致勃勃。

读了三年大学的她,懂了许多书本外知识。我想,当时我对她说的一番话,她是听懂并摆心中的。继续努力!预祝几个月后她的二十一周岁生日快乐!

本要谈吃的,跑了题,变成夸耀自家孩子。我总认为,自家孩子,纵向比较是必须的,成长中有点滴进步,欣喜并鼓舞,无甚不妥!横向攀比就无谓啦!

文/周伯沃
图/Mario Calvo

“烤烤蛋糕,悟悟人生”的一个回复

  1. 看到蛋糕做成了,也看到作者的千金初長成了。做好一個蛋糕固然不易,培養好一個孩子更是難能可貴。為作者高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