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肉夹馍才是永恒的

初秋的夜晚,风吹过来已经带着些凉意。下班路上觉得饿的时候,忽然很想吃一个热乎乎的肉夹馍。

有那么一段时间,公司附近有家味道不错的陕西馆子,连续很长时间的午饭都是一份凉皮配肉夹馍。好像固定模式一样,一直都吃不腻,再也没有为每天吃什么这个问题所困扰过。后来辗转换了多家公司,在不同的地方上班,才发现当初那家店的味道十分到位,竟再没有一顿工作餐可以超越。念念不忘之中,约了此前的同事一起夜宵,晚上又坐在熟悉的地方,吃熟悉的味道,和熟悉的人聊渐渐陌生的话题。

在北京吃的第一顿肉夹馍,是一个吹着冷风的初冬。匆匆忙忙的要找房子搬家,早晨开始就在外面四处看房,连午饭都给错过。后来在路边站着等人的时候,一直在看远处的夕阳。身后一家小店铺悠悠的散发着正在炖着的腊汁肉的香味儿,把压抑许久的饥饿感统统逗引了出来。

买了一个肉夹馍站在路边吃,装在纸袋里,不一会油花就把白纸袋浸成透明。白吉馍是刚刚用锅重新烘热过,外酥里嫩。听说这馍要好吃,炉子下的炭火火候要掐的准确,吃起来热而不烫口才是最佳状态。

向来都是吃肥瘦相间的,从不会为了保持身材而拒绝肥肉的部分。其实在老汤里煮炖的过程中,肥肉早就不再腻口,带着肉皮的五花肉剁碎之后吸饱了浓郁的汤汁,又渗透进馍的纤维当中,让滋味变得更加生动。再拌上青椒丁,偶尔吃到一颗感觉很是爽口。

入口即化的腊汁肉、清脆的青椒、加上老汤和热腾腾的白吉馍,在手里握着就是一顿令人浑身上下都觉得温暖的晚饭。吃完最后一口,一天的疲劳都像是腊汁肉一样融化在唇齿间,只留无限韵味在其中。

后来到西安旅游,短短几天寻访了多个著名的肉夹馍老字号,无一不是人满为患,要排长队次能买上一个。可味道却总是令人感觉失望,大概是因为慕名前来的游客众多,匆忙之中难保一贯品质,不及想象中那样完美。

后来才知,最好的味道,应在肚子最需要它的时候出现。比如在饥饿肆虐时出现的肉夹馍。

最本能里的舒适和惬意,都在一口油汪汪的肉夹馍里。生活太匆匆,吃一个肉夹馍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撑到下一个站点。

文/残小雪
图/xiaohaowen523

“只有肉夹馍才是永恒的”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