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又吃起了麻辣烫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一年,两年,好几年过去了,好久都没吃麻辣烫。

从小爹妈管得严,所谓的零食和路边摊皆以不干净不卫生的名义不让我碰,偶然为了一时的贪嘴吃上一两次也终究是没养成吃这些的习惯。偶尔听到年长的哥哥姐姐们讲起求学时跟同学夜半把酒言天下的场景,心里总会生出许多向往之情。那会儿在我的心里,路边摊麻辣烫就代表着可以过着有自己支配钱的日子,代表着自由与洒脱。

好不容易熬到上了大学,跟早上小区里遛狗的情形差不多,撒了欢似的往出跑,什么都想尝试尝试,特别是我之前特别向往的麻辣烫。如同中国大部分大学一样,我们学校后门外也有一条餐饮一条街,不过跟有些声名在外的学校小吃街不能比,勉强算是有几个饭店,做的饭菜更是尔尔。到时每天四五点,这条街上会陆续出现各类的流动小摊,因季节的不同种类略有调整,但是麻辣烫的摊子不论冬夏都会出现,这也间接证明了麻辣烫的人气。

一个长条形的方槽被格成了几个区,汤底依次从辣过度到不辣,沿着长锅摆着一圈简易凳子,老板站在一侧,颇有睥睨众生的架势。旁边另有个小推车,里面堆满了穿好的串儿和各类酱料,基本上就是麻酱,蒜汁,香油之流,好像个别家还会有酱油和醋。食客来了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自行调好喜欢的酱料就可以坐下来开动了。我喜欢辣汤,每次都要在那里面翻个天翻地覆,喜欢吃蔬菜蘑菇豆制品,不爱吃鱼丸虾丸那些,总觉得吃那些爱饱,这顿美好的晚餐会很快结束。还有一些是老板们不会穿成串儿需要跟他单点的,那会儿我爱点油麦菜和粉丝,偶尔也会尝试一下方便面,蔬菜挂油,粉丝挂酱,都是重口味的东西吃的我不亦乐乎。

彼时经常要趁下午第二节没课的时候和小伙伴约了一起早点去吃,如果晚了就会人满为患,没有地方落座。吃久了也会吃出一些门道来,哪家的汤底浓,哪家的麻酱配得好,哪家给的实惠,甚至哪家的老板会做人,全都了然于胸。难忘一次冬天的时候,外面吹着大风还飘着雪,路上没什么人,晚上自习也学不进去,小伙伴鼓捣我去门口吃麻辣烫,我俩顶风冒雪走到校门口,一看只有一家出摊还正是我们平日里喜欢那家,心里特别欢喜。坐在那个小棚子里,一盏小灯孤独的亮着,老板温暖的笑着,雪花落进锅里,掉在盘里,飘在菜上,后面还来了两个貌似是附近收小摊贩保护费的混混,带着金链子穿着皮夹克,我都不记得是谁开的头,我们几个居然还聊起来了,聊的特别开心,老板谈到摊位费及早出晚归的辛苦,混混谈到作为混混的不安全因素,学生谈到考试的痛苦,那个晚上实在是太有爱与画面感。

到快要毕业时,又陆续兴起了店面式麻辣烫,一个开放的冷柜里摆了几十种食材,按荤素称重,以号领食,去吃过几次,好吃还是好吃的,只是好像情怀没有了。而地摊上的麻辣烫串也从5毛一串涨到了8毛,再加上毕业时对前途不确定的迷茫和对接下来生活的烦躁与惶恐,更是无心再去享受什么美食了。此后几年,更是无兴趣再碰,路上偶有看见摆摊的总是匆匆走过,觉得很脏,总是认为在学校的后门和特定的人吃才是合理的。

最近林妹妹来京,偶然路过一家麻辣烫的店面,我突生感伤之情,拉着她进去吃了一顿。时间地点人全都变了,我竟又吃出从前的味道。走不到一条路上的人就友好地说再见,大声祝福,漫漫旅途中又会遇到新的朋友,高声唱着歌,愉快地吃着麻辣烫。于是我又吃起了麻辣烫。

图&文  爱因斯子

“于是我又吃起了麻辣烫”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