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食物,做给自己爱的人

九月中旬的夜已经有些微凉,季节的交替、昼夜的更换总会使习惯了夏日的身体措手不及。好在这也是一个食物丰盈的季节,梨子上市,填满了超市的货架。忍不住挑几个外表漂亮的带回家,咬一口,汁水溢于齿间,清脆甘甜。或者削皮切块,丢几颗冰糖,熬上一锅梨水,面对墨色散开的夜空,胃里暖暖的,心中便是淡淡的满足。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次咳嗽,父亲就会给我煮梨水喝。把梨子从上方四分之一处切开,拿勺子把梨核挖空,灌上从菜场买来的土蜂蜜,再把切下的梨盖盖上。就这样在锅里蒸二十分钟,混着蜂蜜的梨水从盖子的缝隙处渗出,把整个梨子渲染得晶莹起来,老远就能嗅到香甜的味道。

后来长大,父亲再也没有给我做过梨盅,也许是觉得食物的精致对于锅碗瓢盆的日常总会略显矫情。而自己也开始离家,为生活的琐碎疲于奔波,宁愿直接啃着梨子嚼着冰糖,也懒得熬那么一锅梨水,更不用说像父亲那样做出一份独有的精致。

只是,一个人在外面的日子久了,慢慢适应了生活的忙碌,终究明白生活是用来享受的。于是开始尝试在工作和生活之间找寻一种能够把控的平衡,认真地面对生活中的分分秒秒。记忆也陆续捡拾起那些曾经被自己遗忘的点滴,越发怀念。索性买了梨子,学着印象中父亲的样子,在夜深人静之时为自己做上一个梨盅。知道蜂蜜不宜经受高温,因此便把梨盅的内容换成了冰糖和川贝。有时候为了享受美味也会在盅底垫上银耳,上面铺着莲子和百合,再点缀几颗枸杞。出锅的时候银耳舒展开来,像极了盛放的花,虽然素雅依然惊艳。只是这种味道总和记忆中的味道不同,因此又去超市买回蜂蜜,入锅之前散上些桂花。这样,才终于吃到与记忆中吻合的食物,好似修补一张年久斑驳的照片,那种找回的感觉让人略微的心醉。

自己做过才知道精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雕出一个完美无缺的梨盖需要怎样的耐心与细致。因为麻烦,因为需要时间与精力,是做一次就不愿再做第二次的事情。即便作为一个爱吃的人,也觉得那种精致对于自己来说或许真的是一种画蛇添足式的多余。

然后明白,精致的食物,只会用心做给自己爱的人。唯有那份爱,支撑起耐心和细致,不会觉得麻烦,不会觉得琐碎,渐渐成为忙碌生活与烦躁心情缝隙中的一丝浪漫。即便只是看到自己爱的人那不易察觉的一蹙一笑,便是满心的欢喜,觉得再多的辛苦也是值得。

不是满足自己的胃,而是满足自己的心。这便是食物最本质的精彩,不需要多么复杂的刀工和调味,也不需要在食物的背后隐藏一个怎样的故事。只是普普通通的食材,只是简简单单的用心,和爱的人分享绕于舌尖的余味,那份精致便已足够,那份满足也会在心中悄悄地生根发芽。

不需要言语,这份精致你只会做给你爱的人。当然,能真正感受到这份精致的人,也必然爱着你。

图&文  Eco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