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一起吃遍所有的日料店呀

一年前做交换生认识麦莉。异国他乡,两个傻逼,自打相遇,天天逛街。神奇的是在发现偏爱的衣服种类电影种类一部分音乐种类甚至对星巴克固定饮料种类的奇特偏好等等等等均一致之后,发现我们都热爱食物,尤其热爱日料。

后来我们常常去一起住的小区楼下的日料店。通常来说刺身我只吃贝类虾类,麦莉热爱鱼类,所以刺身拼盘很好解决,大部分塞给她就行了。但说真的在她的带领之下我开始尝试最基础的三文鱼,食材很好的情况下也会觉得自己不是在食一块油腻腻的肥肉。我们都很爱卷类,我特别爱掺了虾肉的卷,她喜欢天妇罗,所以无论在哪儿我们都会问有没有炸虾的卷。

说回这个离公寓只有五分钟步行路程的小日料店,明明是日料却有非常棒的热锅卷类。来我跟你描述一下,你感受一下,寿司米里卷着热乎乎的龙虾肉,淋上滚烫的芝士酱,都不管它里头裹没裹牛油果了只要有龙虾加奶酪就足够让我激动得流眼泪感觉幸福得升天。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好多我们常吃的好吃的卷,把菜单上有虾的都试过一遍之后发现所有的都不可割舍,心心念念。

有一回带麦莉来我们公寓,还有我一个软妹日本室友一起玩儿。去超市买了喜欢的梅子酒跟清酒跟不认识的不知道什么日本酒还有一大堆吃的,回家关了灯边聊天边吃边看电影,看完了还不尽兴大晚上走去小日料店打包了两份卷回家继续吃。酒上头了一丢丢,那个感觉特别棒。莫名地开心,觉得酒友人美歌甜,觉得夜色如水生动,觉得这世上没有忧愁,觉得欢乐无穷无尽。

当然也一起试过别家的日料,无论是常去的购物中心附近yelp评分不错的日料店还是一起旅游异国他乡的日料店们。每次都试图在保持体重与贪食之间找到平衡,每次都屈服于菜单上名字好听的食物,胃圆了又瘪瘪了又鼓。但我超级不后悔啊,好的食物太能带给人类幸福感了。

后来我回北京遇到了一些事情,麦莉也随之经历了类似的事情回到北京。我也不明白为何类似的事情每分每秒都会在不同的人身上一遍遍重复,这不免让人觉得凡事皆可预料,而能预料的都只会是难偿所愿。值得庆幸的是,好朋友与食物都还在,心情就有得救,就能把忧愁留在未来而有理由在当下使劲撒欢。他们带来的幸福感从来不会消失,从来不可能戛然而止,从来都会哗啦一下源源不断灌注你全身,安全又美妙。

北京的日料店遍地都是,但大多数都属于看到“用生命推荐”的评论慕名而去、吃完浑身不舒服悻悻而归,逼格高过食材新鲜度高过用心程度高过价格。我至今不理解为什么随便吃到小区里的日料店水准高过穿过大半个城市只为了去吃一顿饭的店家这件事情。

好在我们足够幸运,在麦莉离开北京之前找到了一家非常棒的店家。通常情况下,一顿饭里我吃到一个“啊!”就已经很感激也一定会做回头客。而这一家分明就是一串惊喜,从前菜到甜品,边吃边笑,开心得打转转。

我一直觉得鹅肝很腻,可是一点点甜味儿的热的鹅肝加着寿司米还有生脆的紫菜,咬下去就化掉了;我一直觉得鲍鱼就是鲍鱼而已啊不是每次都随便蒸蒸然后拿鲍汁拌饭吗,可是混着奶油汁儿煎,咬下去一嘴甜香;我一直觉得冷盘寿司卷再好吃也还是在吃同样的酱料拼食材,可是虾肉牛油果混着特制的闻起来就很香的酱汁吃掉一整份根本不可能是问题嘛;我一直觉得布丁又容易长胖又只是甜腻而已,可是抹茶味儿是怎么样可以做到那么浑厚又清爽的。说不完啦,一说就想掀桌立马打个车再去吃一次。好笑的地方在于每次再去这一家的时候,我们舍不得试过的好吃的食物,又想尝试菜单上没吃过的,所以结果就是吃完一次就得溜一次好大的弯才能勉强把肠胃调整到可以入睡的状态各回各家。

很快,我们一起在北京闲晃的四个多月结束了,麦莉再一次回到我们认识的地方继续念书生活。我还是很喜欢吃日料,一跟朋友约饭就开始翻饭本上的日料榜单东比比西看看挑一家去试,或者突然怀念某一家跟麦莉食过的店就会再去一遍。相信她也是一样,抱着yelp找附近的日料店,看粗犷的美国胃们留下的点评分辨高低,或者更多的是经过任何一家日料店都会抬起门帘走进去试试。

想到她的时候总是觉得好笑,永远都相信事情会在最后一秒被解决别的时候瞎乐呵;见啥都笑觉得我的每一个朋友都特别好;每一天都在逛街大城市也逛小城市也买出国了也天天购物中心晃;每顿饭都在减肥,最喜欢点一堆吃一点全推给我;哦对了还喜欢把卷摊开把料吃完留一堆米……不数了,比星星还多。人美歌甜是真的,我没喝多也觉得麦莉人美歌甜。

不知道未来会在哪儿生活呢。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知道的是不管在哪儿一定会一起试掉更多的日料店,目标是全球喔。

文    Summer X
图 Johnson Wang循CC协议使用

“要一起吃遍所有的日料店呀”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