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尝香港味道

第一次到香港。但在众多未曾游玩过的城市中,香港是特殊的一个。不是因为她美丽的风光,也不是因为她繁华的街市,而是虽然未曾到过却早已印记在了我的脑海中的关于她的点点滴滴,熟悉得像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我想,对于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香港可以说是最熟悉的陌生城市。虽然很多人都没到过香港,可一提起香港,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们听着BEYOND和张学友的歌曲,看着周润发和周星驰的电影长大,旺角、铜锣湾、尖沙咀,说起来就像在自家旁边似的。学校严禁学生去录像厅,可为了那一眼赌神的帅气、星爷的搞笑、聂小倩和宁采臣的缠绵,我们还是一次次的钻进狭小的录像厅。香港——实在是有着无法抵挡的魅力。

学建筑,到了香港,本该好好学习一番,可看着满街的高楼大厦,与北京并无二致,密密麻麻的钢筋混凝土玻璃幕墙搞得人心里有些压抑,倒是临街的小吃店更能吸引我的眼球,脑袋也一下轻松了许多。古人都说民以食为天,那我们何不抛开繁琐的工作,一起品尝一下香港的味道呢!

对于香港美食的了解大多都是来自港片,钟镇涛、张国荣在《满汉全席》里的表演让喜欢美食的人看得眼花缭乱,过瘾至极,只可惜那些动辄象拔蚌、熊掌那样的高档食材只能让我们这些普通食客望而却步。倒是周星驰《食神》里一道普通的香港小吃——牛丸——更能激起我们这班好吃者的兴趣。

以前做牛丸,都是徒手用两根铁棒拍打鲜牛肉至起胶再拌粉捶打,然后用手挤成牛丸,现在几乎都改用机打。好点的店家选用上乘的牛肉,去筋及脂肪,切细后混入生粉、食盐,放入打肉机内拍打约一小时至起胶成浆,争取用手挤成以留存气孔,令牛丸弹性较强。牛丸挤好,及时用热水焯熟并放冰水降温以保持爽脆。香港街头的牛丸店很多,一碗牛丸,加上些河粉,牛丸肉鲜汁多够嚼劲,河粉细滑带米香,再浇上用牛骨熬上大半天的鲜美清汤,不得不让人嫉妒香港人的口福啊。

走在香港的街头,随处可见卖烧腊的小饭店,透明的玻璃橱窗里,半肥半瘦外脆里嫩的叉烧、皮脆肉嫩骨软汁浓的烧鹅、新鲜出炉的炭烧乳猪,各种烧腊一字排开,美味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进了小店,师傅手脚麻利地在案板上啪啪几下,一排叉烧已经切好摆在一盘米饭上,再放上几束青菜,一盘美味的叉烧饭即成了许多匆匆过客的工作餐。

香港的电视剧里,常有晚上饿了去街上买碗云吞面解决的情节。尤其是冬天,热乎乎的一碗,肉馅的云吞解馋,面条解饱,也让我们这些晚上看电视的观众羡慕不已。现在有些老字号的店铺有师傅临窗表演:先把几个云吞煮好放入碗中,然后把早已抖散的银丝细面投下沸水,面随勺子搅起的漩涡直入锅底彻底受热,大约二十秒的时间捞起沥水,放于碗中云吞之上,点上几滴猪油用筷子一挑一拌,再浇一勺滚热的用猪骨等熬成的清汤,半透明的面条爽滑劲道,云吞里面有虾有肉鲜香味美,再喝上一口店家精心熬制的清汤,这才叫完美。正宗的云吞面都以汤匙置碗底,先放云吞再放面再浇汤,避免太多汤水把面浸得太久太软。北京卖的云吞面都是云吞在上面条在下,大概老板生怕顾客看不到云吞吧。

短短几天的香港之行,虽不可能遍尝香港的美食,但对香港的味道也有了切身的体会。香港的生活节奏非常快,也许在不经意间也影响了香港的饮食,许多吃食在很短的时间内即可端到顾客的面前。然而在快捷的同时,仍旧保持了它的美味。好味道永远不变,这应该就是香港真正的味道吧。

文  西瓜酱
图  Tiger King循CC协议使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