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汤火

麻辣汤,火。

即麻辣烫。也有友人戏称"Mom Lucky Town"。

记得很早之前,曾跟人说吃麻辣烫是件讲情分的事。倘若没个三年五载的交情就吃不爽。而麻辣烫又是一个非吃爽了不可的东西。非得口舌麻痹全身冒汗不可。

所以麻辣烫,陌生人不好吃,初相处不好吃,谈公事不好吃,分手痛哭不好吃;非得是一个人心烦了独享好吃,互骂相损的老友好吃,有球赛外带回家配啤酒好吃,谈了小半年的情侣好吃,通宵熬夜搞学术好吃。而吃了这么多年麻辣烫我渐渐领会。吃的不是汤啊,明明是意。

想想,在后街的夜晚,吃着麻辣烫吹着风。俩仨好友携筷谈笑。金针菇骨肉相连撒尿牛丸海带甜不辣日本豆腐各色美食,再配上软软的油条。各色美食,在用热烫的汤水里灼,烫好起锅,哗哗的蒸汽就眯了眼。再往滚烫的汤里调上辣椒油,轰轰烈烈。红艳的汤水围绕着半壁江山,各式小食随着筷子搅动艰难地移动。满满一碗,伴着豆奶,辣得鼻涕眼泪一把。在好友前谈性大开,吃相相当难看也不在意,只管把心中苦闷一倒。畅快淋漓!一身汗,痛快!

心情也重要。至今记得有次与友人聊起往事,窗外是武汉的夏天,暴雨猝降,电闪鸣雷,好不可怕。屋内却相谈甚欢,其乐融融。雨水重重击打在门前玻璃上,哗哗起雾,里屋更显得温馨。畅谈古今乐事,一时不知天下。一台电脑摆在房中间权当电视用,播着大电影。那时的欢快心境,至今难忘。

去的店也老在一家,一来离家近方便,二来亲切。初开时记得是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后来夫妇俩把右面连间的房也承包下来,全坐满可坐二十个客。店里陈列简单,桌椅俱白。而灯具是用的白炽灯,这样到冬日前就已显得稍冰冷。给老板娘提了换暖灯的意见,也不知是预算问题还是嫌麻烦,终没有被采纳。

麻辣烫算是吃多了也不会腻的那种。吃得满意吹着风捧腹回家,什么烦恼也就忘了。

文  严思琪
图 Gabriel Jorby循CC协议使用

“麻辣汤火”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