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多士

从立志减肥那天起,美食便变成奢侈品。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幻想各种美食的味道,摸着肚腩那层吼吼的脂肪睡去。其中,想了千万次的非那心心念念的法兰西多士(以下简称西多)。

儿时洋快餐并不流行。家乡唯一的一间山寨洋快餐,集老麦肯爷爷中式快餐于一身,我最爱他的西多。西多其实就是方包斜切成俩三角形状,中间涂上花生酱,裹上蛋液炸至金黄。

童年的西多,放在廉价的泡沫的碟上,淋上炼奶,配上一副弱不禁风的一次性刀叉。切开,金黄外皮包裹雪白,中间的浅褐透着花生的芳香。蘸上炼奶,那种酥脆柔软,方包的淡味和酱的软滑,在口腔中爆发开来。所有的元素恰到好处,产生出美妙的化学反应,那是孩童时代最深最难以忘却的味道。后来随着那家店的倒闭,离家求学,我就再没有吃过西多。

大学毕业以后回到广州。某次在公司楼下的茶餐厅与人约会,翻开菜单,发现西多赫然在上,毫不犹豫点上一份。炸得热气腾腾的西多放在白瓷方碟上,涂上牛油,淋上满满的蜜糖。切一块放入口,多士松软花生酱微咸,滋味甚好。懒得理会坐在对面的人,风卷残云吃完,啜一口冻奶茶,真心的大满足。虽及不上记忆中小时候那滋味,但也是我在这座城至今遇到的最甜蜜的味道。

如今仍在减肥路上,当初和自己相伴一起吃西多的人也已离开。总提不起勇气去熟悉的餐厅点上一份相同的菜,怀念的同时也担心那热量在跑步机上消耗不完。我想,回味完这次,我会再去点上一份西多,以慰这一年多的相思之苦。

文 Holiday-bell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