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味噌汤

0

第一次在日语课本上看到味噌汤这个词,注释是「大酱汤」。南方孩子问:什么是大酱?记不得哪位不负责任的老师解释说,就是浓稠的酱油。现在想起来,该老师真是毁人不倦。

做味噌汤,要先制汤底。大豆、香菇、牛蒡、白贝等许多食材都可以制汤底,其中以昆布最为常见。上好昆布用湿布抹净,清水中浸泡一夜,次日取出,将水煮至冒泡即成。或沸后加入许多轻薄木鱼花,迅速过滤取清汤,鲜香满溢,再加什么其他食材都是多余了。也有当日制昆布汤法:水沸后放凉至70度左右,加入昆布浸泡,大约半小时后即成。

取适量汤底, 加少许蔬菜贝类,滚沸,改小火。舀适量红白味噌放在漏勺,浸入水中。用筷子搅拌味噌,使之充分溶解,即告完成。盛入碗中,洒上些甜大葱作点缀,就是一碗好味噌汤。

汤里什么都可以放,却不要什么都放,更不能多放。那一点点蔬菜,用意不在熬汤,只是于一丝清香中表达些许季节更替的讯息。

须用盖碗装,最好是或黑或红的漆碗。经过短时间沉淀后,开盖瞬间焕发的美味,不可替代。

不配勺。用筷子轻轻搅匀清汤与沉底的味噌,抬碗直饮。

最宜配米饭。须是珍珠米一系,滚圆有弹性,看得见的米油,与味噌的沉静正是绝配。

味噌汤的味道沁入心脾,不是用舌尖尝出来的。只吃得到简单菜式的岁月里,寂寥的餐盘(餐桌)上,只那个漆碗是盖着的。揭开碗盖,袅袅升起的青烟中飘荡着温暖的咸味豆香,眼神不自觉瞥向米饭,真切看见米粒之晶莹,嗅见白色淀粉香。

在京都,一位老先生认真地问:「你觉得味噌汤应该放在饭的左边还是右边?」年轻人面面相觑。老先生痛心道:「当然应该在右边!!!身为日本人连这都弄不清吗?放左边要怎么吃啊?!」

也许对他们而言,味噌汤是家的味道,记忆的味道,也是规矩的味道。于我,却是岁月静好,安静的味道。

文 紫蓝    图 韩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