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问「信长」何处?

xc

说起古代帝王骄奢淫逸,总会联想到“酒池肉林”的传说。试想自己如果能过上那样的酒肉生活,恐怕也难为明君。

留学时,周围的学生圈中保持着一个优良传统——带领初次赴日的留学生,杀向当地最便宜的烤肉放题(即任吃)店吃个痛快。初来乍到不舍得买酒买肉的同学,听到那滋滋作响的铁板声,都按捺不住骚动的心情。有位兄弟开场先干掉一大盘咖喱米饭,然后就歇菜,被大家笑话了好久。

回到广州,总在寻找那一种不知能否称为感动的感觉。广州日企多,日本人也多,相对而言,日本料理店给人的感觉却远不如上海。而食感方面,就算去一些所谓高档日料,虽然菜式秀色可餐,但依然无法勾起在留学时的感受。庶民的,贴满了“烤肉”、“拉面”、“回转寿司”这样的标签。所谓“怀石料理”或“高级和食”,虽然博大精深,但注定与我无缘无分。

以为要再去日本,才能找回那种感动。直至某次误入一家叫做“信长”的日料店,似乎又重回清贫又馋嘴的留学时代。

店家的任喝的啤酒有2种:ASAHI(朝日)和KIRIN(麒麟)。相较于以SUPER DRY著称的ASAHI,我更喜欢容易入口的KIRIN。喝下一大口,发出“啊~~~”的一声,叹息人生几何。

奉上一碟小菜,转眼间一杯啤酒下肚,增添了几分对面的期待。这里的面可选软硬,可选油淡,可选加料,总之你提出要求,店家就会尽量满足。汤底采用浓猪骨汤底,与叉烧是绝配。我的选择一直是超软面+免葱,其他标配。

浓郁的汤底,不用很费力就可以咬断的面,瘦肥刚好的叉烧,看似每样都很容易达到的出品,能够全部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实属不易。冲着酒放题,几杯下肚,依然战斗力不减,连汤底也喝个尽光。突然发现,原来拉面也可以是下酒的好菜。

今年春节后再去,发现已易主为另外一家日本料理,虽然出品都算有水准,但已然没有那个感动,看来只能去寻找下一家“信长”了。

图&文  Masaka仔

“借问「信长」何处?”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