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罪:有一种温暖,泥足深陷

 我是个很容易胖的人。我想,按照同理心,容易胖的人里面很爱漂亮的应该是少数。不是不爱美,只是和美食的吸引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纤瘦的美丽,华丽多变的着装于我,总觉得展示的意味多于享受。我深刻地怀疑,发自拍大概是各种社交用途的show off吧。

而食物完全不同,它们是真真实实的存在。我说的不是价高到可以秀身份的食材和那些星店儿。真正的美味,不需要美食节目报道,可能是偶得的,更可能是一种当下的心情,就是想用口腔,用心灵,深深地感受下一份安全扎实。除了食物,别的真难做到了。

近几年,一入秋冬,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迷恋一种食物。早上吃,晚上吃,甜的吃,咸的吃,黄油的,奶油的,果仁的,或者就是最粗粝的原味,松软的,脆脆的,微黄的,焦糖的,一并迫不及待地像是全身长满了嘴巴,就想包容一个又一个,永远不知休止。

好像这样的冬天我就能顺顺利利地活下去,让从头凉到脚的自己,冻得麻麻的神经,被风吹得痛的头,和绷紧的僵住的骨骼稍稍缓和,让每一天有所期待,让身心得慰藉,让嘴巴去旅行。

是的,旅行。自由自在的,放飞心情与思绪的,一种闲适的时间空间,难道和旅行有什么不一样?而如果没有风景在旁,不怕的,闭上累了一天的眼睛,此刻,想去哪儿便是哪儿,这样不用假期就能每天拥有的“旅行”,比真旅行成本低多了,而幸福感却依然实实在在。

对,这种东西叫面包。

各种披萨型面包:类似披萨的丰厚口感,将厚厚的面包切成十字形,在纵横交错间淋上黄油、芝士、果酱,埋伏着清口的水果(特别推荐凤梨),像是夏威夷风情口味披萨的口感。但是,糖和油和各种调料全部融于面包的松软质地里,并不会有特别的一层油边的感觉。比起用叉子,用手轻巧地撕扯一小片(不是掰边缘噢),牵丝的感觉绵长生动,特别有趣味。

蓝莓芝士切块:一开始吃时,我没有发现它是蛋糕。那是一家上下班路上的必经面包店,经过几个月的夏日折磨,秋冬季我可是做到了上下班路上一次不落地推门——选购——品尝。蓝莓的馥郁果汁流淌在清冽的芝士层,一口下去,果味,芝士味和原味蛋糕的丰厚质感三层叠加,美妙无比。绝对治愈一天的疲惫和各种身心压力。吃这款面包,请不要用切的,用一口口的咬,更加有满足感。

法棍:小时候吃过一次短法棍,非常有嚼劲,表面有粗粝的谷物的感觉,不滑腻,不过分适口。就是要入口需要咬合力的,才是记忆里的优质法棍。后来吃过几次长的法棍,质量不一。有特别松软的,大失所望,丧失了兴致勃勃锻炼牙口的乐趣,另外,入口很容易化的,也就辜负了法棍特有的扎实感。滑爽的芝士款虽然甜蜜,可是,身心也需要法棍来平衡这种甜和滑,如果芝士引领的是一处布置精巧的城堡,那么法棍就是林间小木屋,耐看,别有风情,值得细品。

凡常的每一天,又有几分的真正自由呢?有太多深情,终究辜负。到了如今,我特别感谢的是那些能做到基本以礼相待的人,你们是美好的存在。小时候以为人人能做到的友善热情,以为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差不多反应的美好想法,终究也得淡然面对。

唯美食不可辜负,唯痴心不可辜负。面对食物时,幸福的安心的扎实的自然的简单的实在的满足,是我永远的回到童年的时光机。

是的,我又犯了罪,面包罪。

文 / 心念一 
题图 / Drew Coffman  From  unsplash
配图 / Shanice Garcia  From  unsplash

“面包罪:有一种温暖,泥足深陷”的一个回复

  1. 当你顺着切缝掰开一块布里奥斯,核桃的碎屑,面包上的糖霜和抹在切缝处的黄油一起粘到你的手指上,全麦面包独特的粗砺口感配上香甜的味道,布里奥斯是最适合伤心的人吃的面包,这一刻不必斤斤计较脂肪和糖分,只剩下大口咀嚼面包的快感,即使犯了暴食罪又如何?布里奥斯是世界给一个孤独之人最后的温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