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见面香

它是成都巷子里的茶碗,轻轻淡淡,抬手间茶香弥漫。它是西安古城上的青砖,四季轮回,风雨间静谧安然。它是南京路上的梧桐,鸟语花香,青翠间情迷意乱。它是北京后海的琴瑟,谈笑言欢,把酒间不闻荏苒。它是温暖平实的一碗面,滋味万千,喧嚣温婉,如梦如幻。

爱情呼叫转移里,男主角因为一碗炸酱面决意离婚。阅尽世间红尘后,才发现自己要找的只不过是那碗炸酱面,转过身却为时已晚,那碗炸酱面应该是怎样的一种体味呢?

怀念大学食堂里的每一碗面香,那种只有校园饭堂的气息。布满饭卡的记忆和食堂大师傅纯朴的笑容,当一碗麻辣面从窗口推出来的时候,兴奋的味觉神经瞬间填满了心跳。红彤彤的面条打了几个滚,傲娇地挺在碗里,一口下去赶走了饥肠辘辘,留下的全是稚气未脱的回味。

失恋后,顶着全世界都欠我的心情,冲到路边面馆。一碗盛气凌人的牛肉面俯冲至眼前,面白菜绿。但那一刻吃进嘴里的已然不是躺在碗里的碳水化合物。伴随着昔日的甜蜜,拥有和失去顷刻间全被一碗面阐释出来。荡气回肠间,牛肉的浓香,爆满了味蕾的每一根神经,汤汁的厚重与面条的滑软结合的浑然一体。吃下去的每一口都带着依依惜别的味道。任由所有香气炸裂在口腔和心头,一口气喝光了所有汤,(和往事)再见!

旅行中,封闭又静谧的南方小镇。石板路冒着嫩绿的青苔,湿漉漉地浸着行人匆忙的鞋子。劳顿之际,接过当地阿婆用带着粗糙老茧的双手煮的一碗青菜面。坐在简陋透光的厨房里,四周散着青涩的草木香,窗户射进暖暖的味道,伴着时光的痕迹和潮湿的调调,一碗面囫囵下肚,留下静静的沧桑的模样。

离家后,每个寒冷的归家之日,和自己一起破门而入的一定还有一碗面香。虽然白菜豆芽略有单调,却有浑香的肉酱压阵。面条仿佛还带着老妈的手劲儿,盘桓在碗里,淋过酱汁后一阵翻滚,红红赤赤的才算上乘,也最勾人心魄。一口下去仿佛抚平了所有在外闯荡的辛酸,韧性的主角在嘴里悠然欢唱,一片温暖的生机,这就是家的味道。

深爱时,它是上海外滩的霓虹,闪烁不安,夺目间熠熠缠绵。它是凤凰古镇的阑珊,随风呢喃,耳语间醉了衣衫。它是内蒙草原的野马,纵然驰骋,不羁间望眼欲穿。它是西藏大召的经帆,虔诚至极,如愿间善念依然。

它是一碗五味杂陈的炸酱面,平实淡然,鲜香吞咽,岁月堆彻的柔情清烈如烟。

文 / Alien田田
图 / Zzzz Huang  From  500p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