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食泡面主义

也许是生活习惯或者是心理依赖,每每在低落或者疲惫的时候,感觉饿了脑海里首先出现的就是一碗面。有时深夜对着电脑工作,想着等一下可以吃面条做宵夜,又多了些动力快速把手头的工作做完。

往家里走的路上,各种面就轮番着在脑海里出现,刀削面,兰州拉面,手擀面,油泼面,炸酱面,到底选择哪一个才好。而最后,大多因为常去的馆子已经打烊下班而无处可去。有一些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肚子里却并不期待它们的味道。

转念想起刚刚看到有饿急的同事,用饮水机里半开的热水匆匆泡了碗泡面在应付饥饿,虽让我的肚子更加饥肠辘辘,但从不允许自己那样应付潦草的吃一顿口感欠佳的速食面了事。

家中厨房里还有之前买的一袋泡面,决定还是回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把脚步又加快了些。

深夜的厨房是个放松情绪的好地方,换掉了衬衫和紧绷的裤子,穿着柔软的睡衣系上围裙,像是把掩饰自己一切的面具都摘下,可以轻松的呼吸。

还有剩余的圆白菜和西红柿,仔细洗干净,在菜板上切成小块,哪怕是煮一锅泡面,蔬菜的维生素也不能缺少。

锅里烧开了水,把面饼和佐料放进去。再次开锅后又调小火,关了盖子慢慢煮着。总觉得泡面的口感有些硬,喜欢吃煮的软烂的,吃起来不费力气,而作为夜宵也更好消化一些。

中途把菜放到锅里,小火慢煮,把泡面几乎做成了烩菜的样子。虽然时间已过午夜,也并不着急,索性在这安静的片刻,把心暖一暖,缓一缓,听着锅里的水轻柔的穿过面条冒着泡的声音,像对待生活一样轻轻缓缓的。

等到汤汁变得浓稠,面条也煮的烂烂的,找出一个大碗,把面、菜和汤一股脑的倒进去。红的番茄绿的蔬菜,再装点一个半熟的荷包蛋,这是哪一处店铺都品尝不到的温情善意。

香辣的滋味把几乎麻木的味觉又激活了起来,喝下一口辛辣微烫的汤,胃口大开。

先吃下溏心的荷包蛋,最喜欢浓稠的蛋黄在嘴巴里流淌的触感。然后夹几片菜叶,纤维里把泡面的佐料滋味吸的足足的。

最后痛快的大口吃面,不怕把汤溅到身上,也不怕把面吸进嘴里时不小心发出的声音。

一切都热闹着,在只有一个人的白炽灯下。

文/残小雪
图/meishike

“不速食泡面主义”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