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泥和青豆的滋味

有时下班后,不想煮中餐:白饭,还要烩肉、蒸鱼、炒菜、滚汤,够忙乎一阵。找偷懒借口:迁就孩子喜好吧,今次就煎几条香肠,马铃薯泥伴青豆,几片面包,未能皆大欢喜,也算一顿吧!说真的,西式烹调,无论从采购至成菜,起码比中式料理省一半时间。

带波纹煎锅,中火烧热。香肠先用竹签均匀扎几下,煎时才不致肠衣爆裂。香肠放入煎锅中,“吱”一声,不去动它,乖乖煎一、二分钟,这样便会形成断续的煎焦纹,煞有餐厅出品的效果。对于味道已知详、无太大期盼感的食物,卖相好点,品味者心中会加分的。

翻转,煎另一边,两边焦纹效果一样时,盛起摆盘中。

马铃薯削皮切块,尽量切大小相似,均衡受热,熟透时间相同。深锅,放入少量水(一公斤土豆,约二百毫升),置入薯块。煮开后,收小火,至烂。加三十克牛油,并慢慢注入鲜牛奶,以压薯泥工具压匀。牛奶应是边压边加,可掌握薯泥的稠稀和粘度。洒些白胡椒粉,盐,加不加?看各人口味,我喜淡些,马铃薯本身甘香,不加盐无妨。盛水入小锅,煮沸,加少许牛油,一点盐,急冻青豆粒放入,水滚即停火,捞起放入冰水中,或置水龙头冲冷水。(青豆熟后,中间热度会继续“煮”着,不立即冲水,青豆的翠绿色会变黄,豆肉会软,影响视觉和口感。煮时下盐和牛油,能使青豆中蛋白质快速凝固,吃时不会水汪汪。)简便又不失均衡营养的一餐。

香肠的牛肉糜,扎实有嚼劲,有点油腻,调味不偏不倚,尝出少少蜜糖味。薯泥与青豆,味淡而不寡,解香肠的腻,正合适。

这时自然地想起 John 来——我们书报店的义工,好帮手。成天抱怨,他的晚餐,配菜总是薯泥和青豆。John 土生土长澳洲人,七十出头了,单身。他不愿太多提及父母,只说出生后由祖母带大。读过几年书,从未就业,领着政府特殊津贴。整个小镇(一万多人的区域小镇)大多数人叫得出他名字,因他做义工出了名。每周五天风雨不改,到我们书报店义务帮忙,还抽空去一家医务所倒垃圾桶。书报店的琐碎杂务很多,单是剪割要退回报纸、杂志的封面标头,分门别类,打包捆装,John每天至少花二、三个钟头,处理着这些不创造价值,但很是重要的杂事。干这些事情,他是全然不索报酬,当是助人和自找乐趣。我们当然以礼相待并在物质上补偿资援他,相处久了,当亲友相待着。

他与表弟夫妇分租房屋,什么都对摊,电费单、水费单、市政费…表弟夫妇,很多时差遣他做额外事,香烟完了,也要去帮买,他无多怨言。有好事者,挑泼地对他说不公平,劝他少付些费用,他总是大度地笑笑不应。表弟夫妇管他晚餐,收钱是当然的,但每晚不是烤鸡翅加薯泥青豆,就是牛肉饼薯泥青豆,要不就是煎香肠薯泥青豆……他说听见薯泥和青豆二字,心中已打哆嗦。

他多次表示,帮我们做事很开心,我们对他很好,午餐总是变花样做来,让他品尝多样美味,还有当我们听到他的冰箱坏了,二话不说送台新的给他……其实,相比起他长年无私义举,我们做的真是九牛一毛而已。这世界还真有不计报酬,真心帮人的义工的。你若真诚相待,呵寒问暖,他会倾心尽力,无私相助的。

John 经常买几元六合彩,希望有天中大奖。我们开玩笑,你无儿无女,中了大奖想干吗?他说会买回祖母住过的房屋,说时毫不犹豫,语气坚定!有梦想是好的,万一实现了呢!

普普通通的薯泥和青豆,你又品尝到什么滋味来?

图&文/周伯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