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二孬”国际烧烤中心

夏天的时候,大峰自云南归来,慷慨无比地送给每人一对龙凤铃。他在微信群中大声召唤:“朋友们,今晚‘二孬’见!”纳兰国庆眼含热泪地念叨着:“再不去二孬不足以平民愤呀!”

说起“二孬”,本是一家小小的烧烤摊,但因为味道可口、老板热情,渐渐成为我们小聚的根据地。后来,“二孬”搬了新址,拓展了业务,一时间人满为患,但与韩国影星同名的老板娘却依然亲民,不摆一点架子,不但对我们热情有加,亲自上菜,还每次必赠一盆堪称国宴级别的疙瘩汤!我们自诩享受的是VIP待遇,从此对“二孬”更加不离不弃。纳兰国庆后来另有发现,“二孬”居然有免费WiFi开放,简直是与高科技接轨,遂将此地称为“二孬国际烧烤中心”,并经常与高端客户在此洽谈重要业务,以示尊重。

话说这日,热情的一群人为了迎接大峰和龙凤铃,兴冲冲各自奔赴“二孬”国际。国庆拎着酒,我买了一大袋秘制瓜子和五香花生米,老白变魔术一样掏出辣鸭脖和豆腐干,格格更不像话,居然从包里拽出几个热腾腾的大烧饼!一个菜没点,已经满满当当铺了一大桌子!而马大姐更不把自己当外人,扯着嗓子冲老板娘叫道:“快把赠送的疙瘩汤先给端上来!”

国庆捂着羞红的脸不敢抬头:“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可是个读书人呀!我说啥也得点俩菜!”说着跑过去,点了一盘凉拌海带丝和一个拍黄瓜,自认为找回点面子,踱着步子大摇大摆地回来了。

大家大言不惭地吃着喝着,坦然接受着四周扫射过来的或讶异或好笑或鄙夷的目光,“宾至如归”的最高境界不正是如此么?此种感受绝非每个食客都能够体会到的。

大峰始终未到,我们也几乎忘记了今晚聚会的目的是什么。这时我无意中抬起头来,远远看到一个蹬着破自行车的男人正向这边张望,这人长得好黑,直令我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果然是大峰!他显然是在云南饱受紫外线辐射的蹂躏,才会黑到这般境界。大峰大踏步走来,解释说奔驰扎了带,只好改骑破自行车,说着拿出一盒盒龙凤铃,在我们的尖叫欢呼和各种阿谀奉承以及真诚的谄媚中,他的男性虚荣心迅速得到满足。

我们究竟是有多么热爱夏天,又多么热爱“二孬”国际啊!

前几天的晚上,四个女人身着端庄的衣裙,款款走出某会馆,只见天空星稀月朗,不远处的街心公园里,大妈们欢快地扭着大秧歌,我快乐地对四喜同学说:“我们都是多么神奇的女人啊,谈笑有鸿儒,往来有老邢!赴得了宴会,吃得了地摊!”她嘎嘎的大笑声惊跑了遮着月亮的云彩,还有几只鸟儿,张望一下,也噗噜噜地飞了。

文/碧螺
图/randomix 循CC协议使用

“hello!“二孬”国际烧烤中心”的0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