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粥的温暖

刚刚失恋的我被一碗白粥治愈了。

那是一碗浓稠且香气馥郁的白粥。

两天没吃饭的我,在柜子里划了出来一把白米。米晶莹的透着光芒,在苍白的手指尖闪耀着。先把白米在清水中浸泡半个钟头,然后,把它丢入电饭煲中,按到熬粥一栏。

熬粥是个慢功夫,需要的是时间。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这样的等待让我也觉得是一种享受,一种有事做的享受,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空虚寂寞和一点点的可怜。

米粒被水烹煮,慢慢地散发出自己独有的香气。萦绕在小小的出租的房间里。喜欢这样小小的屋子,一点点的温暖就能把整个房间点亮。拿一个小板凳坐在煮白粥的电饭煲前,让升腾萦绕起来的热气铺满自己的脸,脸上的水蒸气热热的,像是温柔的抚慰,也像是无声的哭泣。摸一摸眼睛,是干涩的,没有眼泪。想起那句被说烂了的话: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可是,那句话没有告诉我们,唯有美食,不会背叛。

在煮粥的过程中,要不时的进行搅拌,让米粒与水充分融合,直到它们变成水乳交融的模样。善解人意的电饭煲在一个钟头零四十七分钟的时候自动停下了,好长的时间,好短的时间。按下盖子,那种白米特有的香气以一种最原始的方式迎面扑来,瞬间抚慰了饥肠辘辘的味觉。从碗柜里找出了一个黑灰色的陶瓷碗,想着它曾经被另一个人握在手里的样子,竟然怔怔地出了神。

黑灰色的瓷碗趁着雪白的粥,在屋里昏黄的灯光下,有一种缠绵的温柔。时间让分明的米粒与清澈的水柔柔地融合在了一起,像是永远不能分割的彼此。你甚至无法去想象,在一个多钟头以前,它们还是毫不相关的个体。一口下去,它们糯糯的,轻柔地缠上你的舌尖,并在你的口腔中荡漾开来。那样温和的口感,足以让你原谅任何伤害。像是被春天抚慰,又像是寒冬中的暖阳,没有攻击性,却就那么,直直地,进入你的心间。从冰箱里翻出快要过期的榨菜。开封,细细切成丝,淋上一两滴香油。

一口白粥,两根榨菜丝,不知不觉间,一大碗白粥和一碟榨菜丝下了肚。胸腔中充斥的是一种满足的快感。在那样纯粹的食物面前,好像一切的不甘心和难过都变得无足轻重。它就像是一种预示,告诉你,世界有美好,或者,世界终将变得美好。

哦,原来食物,是,最温暖的治愈。

文  梧桐
图  Patricia Wong 循CC协议使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