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煎蛋,一个温吞的吻‍

发现半熟煎蛋的美好,要从初次吃到石锅拌饭说起。被丰盛菜肴铺满的石锅里,顶端放着一个蛋黄未熟的煎蛋,用不锈钢勺子狠狠戳破,蛋黄流淌进米饭和蔬菜当中,触碰到还带着热气的石锅,发出滋滋声,浓郁的鸡蛋香混着辣椒酱的香味让人觉得美好不已。

那次之后,对于半熟的煎蛋逐渐萌生起兴趣,刚好可以给千篇一律的早餐多一点滋味。因为不够熟练,时常煎得蛋黄横流或者口感老硬,但是愿意原谅自己的偶尔过失,包容因生疏造成的失误。

能在锅里煎出一个形状圆润、蛋清酥脆、蛋黄呈半流质状态的煎蛋,看似简单,操作时候便知其中的诸多不易。油温过热,鸡蛋入锅会变黑;翻面的动作不够利落,会把蛋黄戳破;煎得生了,入口腥气太重;煎得老了,咀嚼起来又过于费力。煎个蛋,用来考验下厨的功力确实不会出错。

遇到一个爱吃煎蛋的人,习惯在临睡前大叫肚子饿,不吃些东西裹腹无法安稳入睡。我煎了两个不够体面的煎蛋给他,居然在吃光之后大肆批评,“盐放得少了。”或者“煎的形状好丑啊。”

悄悄买了很多鸡蛋储存在冰箱,很多个周末都在努力练习。终于在一个他尚未醒来的清晨,我早早起床,在平底锅倒上浅浅的油,磕破鸡蛋,轻柔放入,让它入锅凝固成整齐的模样。待到底部煎熟,用锅铲轻轻翻面,最后撒上薄薄的黑胡椒和盐,盛入盘中,挤上一圈番茄酱端上桌。

他轻咬一口,浓稠适宜的蛋黄缓缓流入口中,把酥脆的蛋清嚼得咯吱作响,不消几口,两个煎蛋已被吃光。终于能够在此刻,从他心满意足的表情里收获到赞美和表扬。

那样的煎蛋,用筷子小心夹住,入口时多么像一个温吞的吻,在你打开蛋黄时,往口中注入滚烫的幸福。有时早饭也会吐司面包夹上半熟的煎蛋,用力按压,面包的纤维吸收温热的蛋黄酱,吃下去别有一番风味。周末到超市囤货的行程里,总也少不了购买鸡蛋的部分,它们是冰箱里不可缺少的客人。而夜宵的内容,煎蛋渐渐默认成了固定的选项。

后来共进早餐的人走了,冰箱里储存最多的还是鸡蛋,煎蛋的角色也变成了加班后深夜归家填饱肚子的快手晚餐。

“你煎的蛋真漂亮。”如今的朋友们说。

“是啊,那么努力地练习过。”

最后才知深情有限,再觅已难寻。

文  残小雪
图  Marisa McClellan  循CC协议使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