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做的酱牛肉

奶奶过世已经4年了,我却时常能怀念起她,特别是在吃到牛肉的时候。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在2010年4月18日的午后,爸爸从北京打来电话。他说:“告诉你一件事,但你别太激动!”随后,我就知道了奶奶去世的噩耗。电话里,我还尽力劝爸爸不要太难过。可是挂了电话,我的眼泪就奔了出来。尽管当时生病的奶奶已经和癌症抗击半年了,可是我们总是认为奶奶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

第二天,我便坐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一路上,我的情绪很不好。在安静的机舱里也止不住地伤心,脑子里全是奶奶,泪眼模糊。

第三天,就是奶奶的遗体告别了。中医院的太平间在一条窄小的胡同里,或许在哪天,我和奶奶还一起从这里走过。当奶奶的棺材被家人们抬出时,我的眼泪真的止不住了。奶奶再也看不到我了。

我们一起来到了北京郊区的墓地,在那里,我们看了奶奶最后一眼。不管我们哭得多么的伤心,可奶奶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在焚烧炉旁,我们一起烧掉了奶奶生前所有的东西。有衣服,被褥,还有奶奶的眼镜,首饰,以及奶奶天天都要推着去买菜的小车。我熟悉那辆小车的声音,每次听到它“吱吱呀呀”的声音,我就知道奶奶买菜回来了。就这样,看着它在大火中燃烧,往事又浮上眼前。

在我的高中时代,每天下午的放学时分,我都会沐浴在温暖的黄昏中骑车回家去。奶奶家所在的那条胡同里时而有老北京的载客三轮车在来回穿梭着。六点钟的上空总会传来远方醇厚的钟声。我一边骑车一边从兜里摸出零钱,在报摊前停下,取走一份北京晚报。到家时奶奶一定会在饭桌前等我,而饭桌上总会放着一碗喷香的酱牛肉。我放下书包,去洗手。北京的傍晚就这样开始了。

我很喜欢吃牛肉,而奶奶因为身体的因素是沾不得牛肉的。可是疼我的奶奶几乎天天都会做给我吃。其实奶奶做菜是不会放很多调料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奶奶做出的酱牛肉是那么的好吃。不淡不咸,却是百吃不厌。如今回想,可能是因为奶奶在做的时候很用心,也放了许多的爱在里面吧。

奶奶去世后,我就很少再吃到酱牛肉。即使吃过,那味道总感觉已经不再是自己期待的那样了。

文  李梦思
图  Yue Tian  循CC协议使用

“奶奶做的酱牛肉”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