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喜欢喝碗粥

看汪曾祺的散文,说到老北京的豆汁那一章时,提到梅兰芳先生一家的逸事,说是不论三九三伏,梅先生家每天早上必是一家人在门口排开,稀里哗啦的喝上一锅豆汁,这情景倒是让我想起了集体宿舍每天早上在洗脸池边一字排开“引吭高歌”的洗漱人群,想来倒是有意思。

我家地处长江之滨,对于豆汁这种北方小食自然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但是每天早上家里吃粥的情况却是与刚才描述的情景相似,附近几家的邻居都喜欢聚在一家的门口,一边喝粥一边七嘴八舌的聊着家常。当然这种情景也仅限于夏冬天农闲时节,每当到了蔬菜棉花上市的时候,家里人都是早上四点多就出发,连饭都来不及吃一口,更别提闲话家常了。

上了大学以后,一般只有寒暑假才会回家。每回回了家,一定要我妈每天煮粥给我喝。就我来说,稍微稠一点的粥喝起来是最惬意的,但是我却很少能喝到。归结起来,终究还是因为懒,老妈每次七点就煮好了粥,我却十点多才起来吃,结果粥在电饭锅的保温模式下水分不断蒸发,等到我揭开锅盖时粥已经快变成饭了……对于这一点,我却是不介意的,加点开水冲稀一点就是了。每次吃粥,最诱惑我的便是老妈做的各种小菜酱料,其中最诱惑的便是一种杂酱,用毛豆、茶干、虾米、蘑菇根和青红椒炒制,味道略辣,吃起来最大的特点就是鲜,各种不同的食材有的嚼劲十足,有的味道醇厚。鲜香的杂酱配上清淡的白粥,开胃下饭,令人食指大开,简直要把人魂儿都勾出来,有时放假一人在家料理生计,便煮上一锅粥,从一睁眼喝到吃中午,等到吃午饭是依然是胃口十足。有时不得不惊叹自己是个永远填不饱的大肚汉。

来到广州,时常吃的是各种加了料子的粥,如艇仔粥,及第粥等,内里添加了各种海鲜肉类,看起来琳琅满目,食来也是滋味十足。就连一碗白粥,很多时候吃了一口才发现里面加了盐,让人哭笑不得。 其实这与白粥加酱料小菜的搭配是相仿的,只不过一个是将增味的食材做成了外配的酱料小菜,一个也是溶于粥中,成了粥的一部分。二者优劣不好评价,但我个人还是更习惯于白粥搭配各种小菜的吃法。一想到如此,心中不禁怀念起了母亲做的各种杂酱、腌菜,不奢求太多,哪怕给我来上一碗油炒豆腐渣,也能让我心满意足半天了。

文   陈小米

图 suziedepingu 循CC协议使用

“只是喜欢喝碗粥”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