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一抹蒜蓉懂我

garlic

从某位吃货朋友口中得知,惠州老城区内藏有一家海鲜店,其蒜蓉扇贝、蒜蓉带子及蒜蓉蒸虾都是拿手菜,这让我心驰神往了许久。

店并不难找,至少我们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到达了。或许是我们都太急切了,赶到时店还未正式营业。不过要吃头啖汤,就不介意等一会。

这一晚上最让人满足的,是一盘蒜蓉蒸虾。上桌时,蒜蓉的芳香笼罩整整一桌。虾身铺了满满的一层蒜蓉,还点缀了一些葱粒。不光是上层铺满蒜蓉,虾的底下也同样垫着厚厚的一层,上下夹攻带来的浓烈芬芳让人食指大动。缓缓夹起一只虾,生怕动作太大把上面的蒜蓉都震掉了,贪婪地不想遗留一颗蒜粒。到手后,应把蒜蓉都扫光。蒜蓉是软的,少了油炸后的香脆但其攻占口腔的气势不减,每一个口腔细胞都可以感受到它的无穷芬芳。拨开“障碍”才能开始品虾:将虾身都好好吮吸一遍,那虾头的汁液也不觉有死水般的臭味因为海鲜固有的鲜美加上酱油、蒜蓉混合而来的甜汁都深深植入虾身,尝得久久挥之不去的蒜香。把虾肉都收入囊中,胃里不断叫嚣“不满足”,于是一只接一只的吃得夜幕降临也浑然不知。

当然剥虾壳也是有窍门的。以资深吃货的经验,顺数将第三关节的壳剥掉,后面的虾壳也一溜地由虾尾拖出,干净利索哪还需要你一节节地死抠。我们吃到最后,肚皮也快撑破了,盘中还剩五六只虾。看着盘中荡漾的酱汁还泡着蒜蓉,斗志再次被激起,索性把蒜蓉都舀起来,大口大口地吃,吃得我再也不想提起筷子,再也没有眷恋,我才感觉这一顿完满了。

回程的车子上弥漫着从我们的饱嗝蹿出的蒜味。是让人讨厌的蒜味吗?是的。每一位吃货都知道,这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味道。

“最是一抹蒜蓉懂我”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