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当然不是为了吃饭,还要吃好呐

我们这一代人,从开始往笔记本上抄格言开始,记忆里就有这么一句话:人吃饭是为了活着,当然活着不是为了吃饭。这显得有些绕口的两句话意思不外乎,食物,只是一种使人活着的物质,倘若有人真的将口腹之欲上升到精神追求,在早先有个不太好听的名字叫饕餮之徒。据说这神兽是龙的儿子,作为龙的儿子将食物作为最大追求都要被人瞧不起,就可想而知行走在人间的美食家们的境况,还有一个词叫做饭桶。就算美食家们如何辩解不由分说吃进肚子才是饭桶,美食家们一定是精致细品,然并卵,这并没有什么用。

当然,吃货那是娇嗔着的糯米细牙,往往带着点宠溺的语气,顶多算中性词。不在我们归纳范围之中。

我们的父辈,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肠胃都在早年被粗鄙的食物吃成了惯性,甚至我见过许多只要吃饭就要吃撑的人。早年的生活,给了他们的肠胃一个深刻的烙印。毕竟,填饱肚子首先是第一要义,在饥饿状态下谈任何食物精工细作都是耍流氓。

但是我们不同啊,自从出生后,就赶上了改革开放、赶上了中国经济一路狂奔,物质极大丰富,食物之于我们,早已经成一种工具变成了一种生活美学。食物不仅仅要吃进肚子,还需要看着它的颜色,闻到它的香味,甚至要根据食物的颜色气质,配上雪白骨瓷盘子或者是粗粝的黑陶盏。

夏天,晶莹剔透的水果们一定是要装在透明的玻璃大碗里,透过玻璃,可以看到紫色肉嘟嘟的葡萄,看到金黄色的哈密瓜,看到红艳艳抿一口就酸甜的草莓们,要是将这些娇嫩的水果们装在粗陶罐子里,水果们恐怕真得会跺着脚不答应哦。

而黑陶的盘子,里面要装上包裹着黑色海苔的寿司卷,橙粉色的三文鱼片软软趴在寿司上,有时候还会搭配一点点的甜虾,依旧是软软地卧在黑陶上。庄严的盘子,立即使这种丰润而颜色轻佻的食物们变得端庄起来,就好像穿着礼服去赴了一场盛大的交响乐会,再纷乱的内心,也会在这种庄重下败下阵来。

夏天的时候,我疯狂迷恋着马甲线。那一段时间的午餐是一根切片黄瓜三两鸡胸肉和二两豆腐。这些平淡无奇的食物吃了几个月。但每次吃之前,我都要花上一分钟的时间,将黄瓜切片,将烤或者煮好的鸡胸肉撕碎,将雪白的豆腐片整整齐齐顺着盘子摆成一个圆弧形状。每次吃饭前,因为这一分多钟摆盘而营造出的庄重仪式感,我都要发自内心的雀跃一下:我要开动啦。

因为这样一种宠爱自己的仪式感,这样简单的食材,忽然变得有趣起来。清甜的蔬菜,有着淡淡糊锅味道的卤水豆腐,还有蘸着一点点醋的鸡胸肉,都变成了一种美好生活和追求更好自己的象征。到了后来,我都有点期待这样的食物了。

结果当然是我瘦了,谁天天吃这些东西不会变瘦才奇怪呢。

文 / 张子艺
图 / Tuky Waingan

“​活着当然不是为了吃饭,还要吃好呐”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