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肉馅云吞

澳洲超市鲜肉专柜,多是分类明细,包装卫生,齐整陈列于 5℃的开放式冷藏柜中,顾客一目了然,取购方便。标签更是详明,每公斤多少钱,该盒重量多少,单价如何,有的甚至附上菜谱几款。

今天,忘了从急冻柜取鱼、肉解冻。我很抗拒将急冻肉类浸水中解冻,喜置室温自然解冻,其实真正解冻应置冰箱冷藏柜十二小时以上,悉尼近来冷得很,室温10℃左右,也正合适。

走进超市,排列齐整盒装火鸡肉碎跳入眼帘,每盒500克,$5.99每盒,买二盒打折,只需$9.00 ,省三元即是赚三元,合算!火鸡,在西方饮食中,是圣诞大餐的主角。美国则有感恩节,放生一对雌雄火鸡的习俗,赦免牠们免受人类刀叉之痛。每只通常重七、八公斤,除圣诞期间,鮮有整只出售的。以前买过火鸡腿,每个足有一公斤,切骨取肉,骨似爵士鼓的鼓槌那么粗。别看个头大,肉倒是不粗糙,腌好酱料,BBQ烤起,香喷喷,肉含脂肪少,很好的嚼劲,不柴不韧。

我煮食的偏好,看家中冰箱有什么,临时临急改变主意是时常的。正酝酿来个火鸡肉碎青葱煎蛋饼,见桌上有水发云耳,冰箱中有云吞皮,一包金针菇。包云吞!主意已定。男人做饭,不太婆婆妈妈的,不去算计六十张云吞皮要多少馅够包的。一盒500克火鸡肉剁碎,一大抓云耳切碎,云耳富含植物性胶质,虽不及木耳咬起般爽脆,但胜在粘胶多,正能弥补火鸡肉碎脂肪少,拌起来顺滑些,不会干巴硬实。

调味,盐、鱼露、一点糖、胡椒粉,切些葱花,略拌入味。最后入二匙食油和几滴香麻油,油应最后下,味入馅后油包裏着。我不大喜用鸡粉,味精更是家中不备已久。顺时针搅个天昏地暗,目的是馅料在搅拌过程,空气进入,煮时膨胀,吃来松嫩。包,不太讲究章法,最要紧捏合紧密,团结在中央。大女将外出就餐,二女在餐厅做兼职,有工作餐。剩儿子与我们,六十粒够三人一餐的。

一大深锅,水七分深,煮沸,少许盐,几滴油,分批下云吞,因馅中水份、空气多,已不是硬实的肉碎,浮起即熟。同时间,另一锅,煮开水,盐、鱼露调味,滴些油,下金针菇,滚起,熄火。已熟云吞入碗,舀起金针菇汤入云吞,开餐。清香可口,大家全然不知云吞包的不是猪肉馅,只知肉嫩柔顺、清香,别有风味。

在这寒冷冬天,暖暖一围,嚼咬着滑柔火鸡肉馅云吞,就一口清汤,伴几条脆口又滑潺潺的金针菇。想想,有时候,自己就地取材,灵活变通,“创意”地煮顿饭糊弄家人,他们还不明就里被蒙着。其实,只要食材新鲜,调味不偏不倚,出差错的机率不高的,相信我!

这时,大女约好外出就餐的男朋友到达,客气问他要试吗?舀来六粒一小碗,片刻见碗底,又盛多几粒,看来他是想外出就餐时省点钱的。也对,半工半读的大学生,能省则省。

忘了交代,准备的云吞馅还真剩下一大团,打几个鸡蛋,煎成一大盘,煮些白饭,正好明天带去午餐。简单的很惬意,美味何需太奢华!

文 / 周伯沃
图 / Haroon Sheikh  from  500px

“火鸡肉馅云吞”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