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怀念,潮人的一天

我喜欢这种感觉,把自己脑海里的食物清单一样一样的消灭掉,在平常的小日子里寻找属于自己的饱满生活状态。当我坐在回家的高铁上时,我内心狂野得好像脱缰的野马,恨不得下车后立刻来碗牛肉丸粿条汤。这种对食物的依赖与狂热,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养成,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美食在召唤我,然后我回来了。

你会爱上,清晨的粿汁

广州人喜欢早上喝早茶,而潮汕人喜欢早上来一碗粿汁。清晨的7点钟,太阳已经开始烤得皮肤焦焦作响,而我们已经来到镇上,就为了这一碗粿汁。女生吃5块钱一碗的足以支撑一整个上午,但是许久未尝,此刻只想来一碗10块大洋的,料多肉鲜,看着让人舒心。陆陆续续食客多了起来,而掌厨的大叔记忆力也是超级棒,居然能记住每一个食客的要求(没有菜单,纯粹凭口语交流)。白嫩的粿汁上,卤大肠、香菜、豆干,再淋上一层特制的卤汁,吃到碗底时,还有因浸泡在汤底而口感特别的叉烧。你还可以让掌厨的大叔再给你加上油条、肉饼其他的佐料。

咸香的卤味,我一口一口把这个夏天吃进肚子里

只吃一种鸭脚(爪),那就是潮汕地区的卤鸭脚。路边随便一家卤水,都胜过寻寻觅觅转公交坐地铁才找到的广州潮式卤水。咸香到骨子里,从小档口往家里走的路上,我就迫不及待先吃一个,也懒得顾什么形象了。此刻会特别庆幸自己是一个潮汕人,有随处可吃的美食,也会突然觉得,回老家工作其实也不赖。是不是因为年龄渐大想安稳的原因,会慢慢想逃离大广州的快节奏。还是因为仅仅是美食的诱惑,我也说不清。

闷热的中午,来一碗牛肉丸粿条汤

每次在朋友圈广而告之回大潮汕,总有朋友托我带牛肉丸回去。潮汕地区的牛肉丸深得人心,Q弹,肉鲜,有劲!而10块钱一碗的粿条汤,里面七八颗牛肉丸静静的躺在粿条汤上,比河粉口感好的粿条,还有那店家用牛骨熬制了十几个小时的汤底,再配上沙茶酱或是辣椒酱,敢情我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

七穗,有多少同龄人童年的回忆

心血来潮想吃七穗,从高中住校后,几乎就没怎么吃过了。七穗,是拜五粮节(农历六月二十五)时必须要吃的一种食物。做法有点像馒头的做法,但是里面会包花生或者是其他的豆类。也是潮汕人表达对五谷的一种敬意,珍惜粮食。这次小姨做的七穗,里面是黑豆(表弟不喜欢吃花生),吃起来有包子的软,却一不小心咬到脆脆的黑豆,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一颗颗的黑豆镶嵌在七穗上,有种憨憨的可爱即视感,po上空间,又勾起了很多人关于童年的回忆,有时候食物就是这么神奇,能让人穿越时空。

撒上黑芝麻的豆腐花

每天一到下午的四点左右,小巷里就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豆腐花,草粿来买”。四十岁左右的大叔,骑着一辆自行车,自行车后的两个桶里,一个装着豆腐花,另一个则是草粿,桶的上面则放着糖精、蜂蜜还有黑芝麻,一次性碗和汤勺挂在车头的一侧,喇叭在无线循环着“豆腐花,草粿来买”。拿起家里的空碗,迅速跑到家门口,等着豆腐花经过,生怕速度太慢,大叔走了还没吃到。尔后巷子里还会响起卖“猪脚圈”的声音,还有卖咸菜的,卖豆腐干的。

深夜里,怎么少得了肠粉+炖汤?

大部分潮汕地区吃肠粉必须要有炖汤,这都吃了标配。只吃肠粉不喝炖汤,好像总少了点什么,心里会空空的。不同于广式肠粉的“斋”,潮汕的肠粉可是什么料都有。如果你跟我一样有选择困难症,可以让老板把台面上有的食材都放一点进去,一条肠粉5块钱却吃出了二十多块的高大上感,怕老板突然反悔,赶紧吃完结账走人。

听表弟说,炮台菜市场有一家牛肉肠粉,超赞。于是我们三人(两个95后的表弟表妹,带着我)踩着清凉的月光,一路蹦跶过去。两分钟不到的功夫,一盘牛肉肠粉就端到我的面前来,裹着的肠粉,腌过的牛肉,搭配着酸甜的番茄丁,这估计是我在家吃过最贵的肠粉了–十块大洋。但是,肉多!番茄跟牛肉又是我的最爱,从来都慢吞吞吃肠粉的我,这次居然是第一个吃完的。太美味,却忘了细细品尝。

美好的一天也就在吃吃吃中落下了帷幕,顶着个圆滚滚的肚子的我,坐在家里喝着功夫茶的我,生活有太多的不如意与不开心,享受今天即可。明天的事情,就留给明天去烦恼吧。

图&文/MISS猫在广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