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晨之美

“有好多好多早餐在这里

新鲜的能量都在早餐店里

每一天我们都要早睡早起

晨之美永远在这里欢迎光临你”

                                 —卢广仲《早安,晨之美》

带着微微的起床气走进厨房,在料理台前站定,无意瞥见天边微微泛起一抹暗红,忽然就清醒了。考研的时候每天早晨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洗手间的小窗户看日出,冬天的东北四五点钟天就亮了,清冷的空气衬得天空愈发澄净。左手拿着抄着词汇的小本子,右手握着牙刷,看一眼单词,瞥一眼窗外,看墨蓝色的天空一点点被染红,色调越来越亮,等到蛋黄色的太阳露出脸,我也完成了洗漱,暗暗在心底给自己打打气,然后回房间收拾书包准备去食堂吃早饭。半年多的时间,每天重复这个小小的仪式,以至于过去了两年多,我还总是下意识地把看日出当作吃早餐的前奏。

用黄油刀轻轻切下一小块儿黄油,放进烧热的平底锅里,像是鱼儿滑入水中似的,奶黄色的黄油块儿在锅子里轻快地游来游去,慢慢融化,冒起小小的泡泡。保持小火,轻磕一枚鸡蛋在锅边,再拿一根熟得开始泛糖点的香蕉,去皮,一剖两半,也丢进锅里小火慢煎。香蕉里的果糖加热后泛出浓郁的焦糖香味,和煎蛋的香气合在一起,像在演奏一首欢快的早安曲。

煎蛋和香蕉盛进盘子里,往太阳蛋上撒点磨好的芝麻盐,香蕉上撒上一把果仁儿,然后一边烧水煮咖啡,一边切提子年轮蛋糕。窗外依旧很安静,只有水壶在燃气灶上欢快地哼着小曲,太阳还在懒洋洋地往上爬,胖子“争分夺秒”地睡着懒觉,昨天好不容易没加班,却又因为和朋友聚会,直到凌晨三点多才回来。窗外太阳马上就要完全升起来了,把小香肠丢进锅子里,走到阳台拿出手机拍了两张,如果因为睡懒觉错过这么美的场景,那该多可惜。

 一直以来我都爱早起,总觉得黎明时太阳升起前的那段时光是最美好的,那个时候万物大都还在沉睡,路上鲜有行人,连树叶都安安静静的,空气清新得让人整个人都无比舒畅。大学的时候最喜欢抱着本书跑到食堂门口等待开门,天色还是暗暗的,清冷的空气嗅起来有股让人安心的味道,虽然光线暗得看不清书上的字,但书本实实在在被握在手中的质感本身就已经让人很满足。这时我心里总是有点小窃喜,像怀着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小秘密,虽然世界很大,我很渺小。但就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是属于我的,这段时光是专属于我的,不用和任何人分享。

太阳懒洋洋地一点点爬升,等到挪到地平线的时候,“piu”地一下冒出来,然后像是突然被解咒一般,场景迅速切换,万物苏醒,静寂褪去,一切都恢复活力,卷帘门慢慢拉起,鸡蛋三角饼的香气涌出来,来吃早餐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打着哈欠聊着天,谁也没有觉察到我刚刚目睹了哪一种神奇。

煎好的太阳蛋、香蕉、肠仔、年轮面包乖乖地躺在黑陶盘里,热咖啡在杯子里冒着热气,太阳也终于高高升起,没了深蓝的夜空做依靠,最后一丝静寂也悄悄散去,时空伴随着太阳的升起而被切换到normal。胖子迷迷糊糊地起床洗漱,用早餐。对面大楼上工人们也开工了,所有的一切好像一瞬间醒来,恢复了满满的活力。

溏心的蛋黄用叉子戳一下颤颤巍巍,蛋白边缘形成的金黄色蕾丝花边儿微微透着光,盛放食物的黑陶给人一种厚重的安全感,新的一天就此展开,早安,晨之美。

图&文    丫米的小确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