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久远的美食,水流柴的爱情

少时梦想仗剑江湖,鲜衣怒马,凭一己之力惩恶除奸。如今只余酒席上,推杯换盏间,箸光勺影里,笑谈当日多天真。被岁月与现实磨蚀的江湖梦,终于成熟地化成胸口的朱砂痣,小小的那么一点余温,热暖心窝。只在盘踞饭案淋漓尽致直抒胸臆地做着老饕时,那豪情的星火才有蛛丝马迹可寻。

我知世事多变,我知生命无常,我知情爱虚幻,我知造物弄人。可惜,即使洞悉这一切,该犯的错仍一件也没落下,不该爱的人,仍绕不过去,在彼此同时处于人生跌宕的浪尖风口那一刹,狭路相逢,早知结局,却仍不能幸免。

有句老话云“欢场无真爱,人客水流柴”,水流柴,字面解为水面漂来的树木当柴烧,延伸义为生命的过客。其实,倘若终无法同偕共老,那么,情场何尝不是如欢场,爱时翻云覆雨发尽千般愿,散时人走茶凉殊不留恋。

从前以为,路见不平就把路扫平,义无反顾就不回顾。原来并不是这样的,天下事,亦如欢场,有的有心无力,空余一点热泪湿衣衫,有的有力无心,来是言空去亦空,来来往往,时而风云际会,时而风流云散,各为营生忙。 

倒还不如盘踞餐桌上,酒池肉林,当窗醉谈情场众生相,隔岸笑看爱海风波翻——那都是别人的事,男欢女爱从来只讲虚无缥渺的缘份,心动,或没感觉,不似每一口美食,实实在在地落到实处,眼耳口舌鼻身意,都可以细细地触摸得到,可以拥有然后私有。

网上风行一句:唯美食与爱情不可辜负。

我倒觉得,唯美食不可辜负。或许有一些老滋味不再了,有遗憾,但也就是像对得不到的初恋那样的不忘而已,仍不妨碍源源不断有别的好滋味慰藉口舌之欢。即使有一天,老了,再也嚼不动食物了,还可以抿着吮着那美食的汁液,如果善终的话,分分钟是它们陪你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而不是那什么所谓的爱情。

而爱情呢?谁不曾辜负过别人一片真心?谁的一片痴心又不曾被辜负过?‍情场爱海是江湖,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谁不曾出刀无情?谁又不曾为某一个人,壮怀激烈,含笑挨刀?

情爱是人生里最孤寒的一笔配额,用完即止,有时全浪掷在一个人的身上,分开后,你觉得还想再认真地好好地谈一次恋爱时,就惊恐地发现,已经很难对一个人砰然心动的,爱的心,已用尽了。然后,不断地换人,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希望自己可以享受恋爱的感觉,却都徒劳无功。爱情不是被吸星大法吸走的内功,清空后可以重新苦修回来。而是一把无情刀,出刀无还,十死无生。这应了小李飞刀的主题曲那句“无情刀,永不知错,无缘份,只叹奈何”。

美食多数只管享用,情爱由来徒叹奈何。

文  莫尔多姿‍
图  Doug Wheller  循CC协议使用 

“恒久远的美食,水流柴的爱情”的2个回复

  1. 看淳子作品,忽然又想起二十多年前看过的莫尔多姿的一句:“形式若没人了,内容也就没有了”。广东三十年来,可与淳子搞手的女子,舍莫尔多姿,不见有人!
    真想看到斯 人更多的作品!2017,5,16,9:04

  2. 看淳子作品,忽然又想起二十多年前看过的莫尔多姿的一句:“形式若没有了,内容也就没有了”。广东三十年来,可与淳子抗手的女子,舍莫尔多姿,不见有人!
    真想看到斯人更多的作品!2017,5,16,9: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