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腿芸豆汤

一直觉得彩云之南美食颇多,从和菜头大赞的豌豆饭到各种可爱的蘑菇菌类,但至今让我很难忘的是一道汤:云腿芸豆汤。

某个秋日的中午,太阳出奇的好,和一位好友在广州的街上慢慢走,突然看到一家云南馆子的招牌,名字我还不太会读,老友一笑,说,这句是我们云南话嘛,走,今天去尝尝云南菜吧。

席间,点了乳扇、竹筒饭、景颇鬼鸡、香草排骨,唯独觉得一道云腿芸豆汤,特别惊艳。大粒的芸豆口感松软带沙,四四方方切成小粒的粉色云腿片散落其中。咸香鲜美的味道在乳白色的汤汁间蔓延,肉片的肌理略带粗糙,在舌尖滑动。更巧妙的是,此汤绝不会喧宾夺主,慢慢喝,只觉得“鲜”,在品尝其他肉类之后,云腿的味道丝毫没有被掩盖或影响,只是在味蕾间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云腿”即宣威火腿的另一种称呼,此物产自云南,与金华火腿齐名。说到云腿芸豆,想起来了一种罐头,红色的罐体,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云腿大白芸豆罐头”,还有一个商标,上书“德和”,下有四个小字—“饮和食德”,这罐头背后还有故事:

原来德和罐头厂的商标来源于中山先生的题字,1923年,广州举行了全国名特产品赛会,孙中山先生品尝了来自浦在廷兄弟食品罐头公司的宣威火腿罐头,觉其“色鲜肉嫩、回味香甜、食而不腻”,特书“饮和食德”四个字,以示赞赏。

某次路过昆明,在某位吃货好友的怂恿下,在机场买云腿,也注意到切的四四方方的真空云腿上有此商标,卖云腿姑娘是个可爱的云南妹子,脸颊上两朵超级可爱的高原红,完全没有某些机场售货员爱搭不理的傲气,认真又仔细地看了看那火腿堆中的肉块,指着某块说道,“拿这块吧,颜色太浅的没有腌制好,不如这块深色的成熟度高,我们自己在家做出来的,与这块火腿的色泽更相似。带皮的部分味道很香,可以加在其他相合的菜肴里提味儿,如果炖汤,近猪脚的部分最佳。”遂从之。

下次路过云南,真想买上一整支宣威火腿,摇摇晃晃背回来炖汤。那年一起喝汤的好友,已身在某个遥远的城市,开始了一场奇遇。惟愿下次她回来,一起再去吃云南菜,听她和服务员小妹用我听不懂的云南话絮絮叨叨的聊天。

怀念某道菜的味道,其实也是在想念记忆中的某个人。

文  Bamboo Wang

“云腿芸豆汤”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